第六十三章_挨打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商颜星,你可知所犯何罪。”太后怒喝

商颜星匍匐在地但声音掷地有声道:“臣妾知罪,万不该将公主置于危险境地,更不该宿至悦楠庭及商相府所做所为,皆是罪。”

紫宸殿内内事禀报

“什么”

徐卿还来不及说王上人已经出了紫宸殿。

商颜星痛快认罪倒是让太后有些意外。

“太后,这颜妃宿在悦楠庭,那可是璃二殿下的住处,颜妃身为王上宠妃,太不知检点,这传出去……”连妃轻声道

“是啊,太后,这颜妃竟还间接害死了自己亲姐姐,听说那商相夫人痛失爱女受刺激已经疯了。”苑妃插嘴说道

太后越听越怒道:“来人哪,给哀家重打30大板,再下狱。”

“太后娘娘恕罪,要打就打奴婢吧,娘娘她挨不住的。”安儿跪在地上磕头求情。

“安儿”商颜星怕她磕头伤了自己将她护在身后道:“太后,颜星甘愿受罚,还请放了安儿。”

“娘娘”

符瑶出声制止道:“姑母,若是今日对颜妃用私刑,王上知道了定会怪罪姑母的,”

“哀家是他的母后,这后宫难道哀家惩治一个妃嫔的权利都没有吗?来人啊,还不行刑。”

商颜星一声不吭任由侍卫将她按在刑椅上,刚趴下屁股就传来钻心的刺痛,

“娘娘”安儿冲上前想替挨打

“快,将那丫头拖走,给哀家狠狠地打。”

噼啪声充斥着商颜星的耳膜,第一下打下来她已经疼得只闷哼,第二下紧咬牙关还是痛苦的呻吟,第三下她已经感觉到屁股有些麻木了,四五下来额头直冒冷汗,六七下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屁股已经血肉模糊了,等到十下时她只听到一声“住手”,嘴唇已经发白疼晕过去。

夜翎滨赶来时看到已经受刑的商颜星,袖子里的手发颤直接用内力将那两名内事击飞出去倒地不起。

“翎儿,你这是做甚。”太后质问

夜翎滨将商颜星抱起来,他周身的戾气,冷冽的眼眸扫向四周霸气说道:“母后,颜妃的事朕之后会向母后禀明,今日之事,朕必会讨回。”

“翎哥哥”符瑶喊道,夜翎滨脚步一顿抱着商颜星回了华羽宫。

“千阙,快去太医院召裴御医过来诊治。”声音焦急道

“王上,是奴婢的错,没有保护好娘娘。”安儿跪在地上哭泣道。

“快去备热水来,准备干净的衣裳。”夜翎滨轻轻将她背翻过来,看了眼伤口,裤子已经和血肉黏一块儿了。夜翎滨看着她受伤,他自己的心却很疼。裴御医已经来了。

“王上,还请王上殿外等候。”

夜翎滨依言等在殿外,徐卿过来耳语几句,皱起眉道:“颜妃若是醒了,即刻派人通报。”

曦儿本以为王上会留下来照顾娘娘,可还是失望了。夜翎轩等在殿外,听说今日母后打了颜妃,他担心所以过来瞧瞧,可这是后宫,他不可随意进出。等到裴御医出了才上前询问道:“裴医女,留步”见是轩王躬身行礼道:“见过轩王殿下”

“免礼,颜妃伤势如何了。”

原来是关心颜妃娘娘啊便如实相告:“轩王放心,娘娘只是皮外伤,并未伤及筋骨,休养个把月就没事了。”

“那就好”夜翎轩也不知为何一听是她受伤,自己便忍不住想要关心她,自从悦楠庭别院之后他一直未在见到她。

紫宸殿,夜翎滨推开门,符瑶就拥着他,夜翎滨脊背一震顺势拥入怀。

“翎哥哥,你是不是生符儿的气了,是符儿的错,太后打了颜妃,符儿没有拦住。”

“不关你的事”

“还好你平安归来,符儿害怕再也见不到翎哥哥了,翎哥哥不要再离开符儿了。”符瑶越抱越紧,符瑶主动覆上自己的唇,符瑶以为他会像以前一样回应自己,夜翎滨忽然推开她说道:“符儿,这几日奏折太多,等处理好朕便拟旨纳你为妃,可好。”

符瑶高兴应答“自然。”

静安宫,太后坐在榻上,夜翎滨带着夜翎烟进了静安宫。

“烟儿给母后请安。”夜翎烟心虚道

“烟儿,这几日闭门思过,可知错了。”

“烟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夜翎烟跪下说道。

“母后,朕来就是与您解释颜妃之事,烟儿,你自己说。”夜翎滨语气夹杂着怒意。

“母后,是烟儿自己偷溜出宫的,去悦楠庭找璃墨,恰巧碰见颜妃娘娘,是烟儿缠着颜妃娘娘带自己去相府的,相府发生的事烟儿亲眼所见,那个妾氏听大夫人教唆故意不给颜妃娘娘母亲看病还不给吃食。最后因病去世,颜妃娘娘气愤不过才整治了那妾氏,是她自己做贼心虚才疯癫的。”

“是朕将颜妃带出宫安置在别苑,母后要怪便怪儿臣吧。若母后不信,可宣璃二殿下进宫。”

事情原委之后,她也不好再多追究此事,只好作罢说道:“烟儿,平日哀家百般纵容你,你身为公主再不可有此行为,今日颜妃因你被哀家错罚,择日起,让奕麽麽教你规矩礼仪,禁足一月。”

“是”

“母后,儿臣还有政务要处理,就不陪母后用膳了。”

夜翎滨出了静安宫问道:“颜妃可有醒。”

“王上,颜妃娘娘发高烧,裴御医已经去了华羽宫诊治了,一直还未醒呢。”

“去华羽宫。”

当他来到华羽宫,裴御医还在内殿,曦儿安儿行礼道:“见过王上。”

“起来吧,都下去吧。”拂袖说道。

“是”

进了内殿,

“怎么样”夜翎滨询问道

“王上,臣已经给娘娘退烧了,只怕后半夜还会烧起来的,王上放心,臣守在这里。”

“若是烧起来可用何法子。”

裴御医纳闷王上怎么会问这个,难道他要守在这儿……。

“额,可用温热水多给她擦洗身子,额头及四肢,直至发汗烧便会退了,之后再换上干的衣衫。”

“嗯,下去吧。”

裴御医走前又回头瞧了一眼那高高在上的男人如今竟愿意……,要说他对颜妃无情,看似有情吧。

殿内烛火摇曳,夜翎滨坐在床榻边沿,回想起自己受伤之时她也是这般每天守在床边吧,轻轻伸出手划过她的侧颜,如今这般没有生气的躺在床上,他有些怕了,看到她受伤他第一次那么冲动毫无顾忌,这么多年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知道他不该有软肋。抽回手起身来到窗边,他要冷静,他还有未做之事。半夜果然又发烧了,夜翎滨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她半趴着,怕碰到伤口,小心翼翼地将她里衣亵衣都脱了,露出光洁的背,手触摸上肌肤滚烫,热毛巾一遍遍擦着颈项,四肢,额头上开始有些热汗,总算是退烧了,他的手心有些红肿,还有水泡。

紫宸殿内徐卿看着下朝后听到颜妃娘娘醒了,就急匆匆赶去华羽宫。

商颜星趴在床上,屁股火辣辣地疼,在心里早把夜翎滨祖宗十八代骂遍了。

“这个杀千刀的,还说会护我周全,我咋就信了他鬼话呢,早知道我就不回来了,糟这份罪,哎呦。”商颜星疼得龇牙咧嘴。

“娘娘,昨晚您发烧王上可是守了您一夜呢都没合眼。”

“那是他应该的,要不是他,我至于这样吗?”商颜星理所当然。

“娘娘,其实王上……”安儿解释道

商颜星不想听直接催促安儿下去忙活。

“还痛吗?”

商颜星抬头见是他那委屈劲儿上来了不愿搭理他。

“商颜星,是朕错了,来晚了,”

商颜星鼻子抽抽一下子心房塌了大声哭了出来,夜翎滨放任她发泄,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商颜星故意报复他拿他袖子去擦,故意恶心他。夜翎滨扶额黑线她这是存心的。商颜星哭闹够了才道:“夜翎滨,你我的交易还作数吗?”

夜翎滨一怔,商颜星又继续道:“我想提前结束交易”

“何意”夜翎滨不解

“我娘不在了,我也没有任何牵挂,将你的计划提前吧,我这个炮灰可随时任你丢弃,我不会怨你,你知道你我之间应不该如此了。”商颜星目光如炬

夜翎滨站起身望着她良久转身离去,曦儿和安儿本以为王上会多留片刻,却不想这么快就走了。

徐卿跟在身后看出王上自打出了华羽宫,脸色就不好看,定是两人又吵架了,最近他才发现这颜妃最能触动王上的心,只要但凡与颜妃占上边儿王上就会不自主去在意。

这几日夜翎滨再未踏足华羽宫,听说璃墨已经回南璃了,她因伤未能送行有些歉意,这几天也没人来乐的清闲,屁股的伤好些了,这个裴御医医术当真不错,本要躺足个把月的,她求她怎样才能快速愈合,这不,果然才几天,伤口就不疼了,她应该多向她学习些基本伤口做急救处理,万一日后再有个皮外伤她也可以自行处理。商颜星坐在院子里的秋千椅上,天渐渐炎热,紫藤蔓长的很快,才几个月那藤蔓已经铺满了架,听到两个小婢女在窃窃私语,王上昨日留宿涟鹫宫了,可把连妃高兴坏了,听闻过几日要纳新妃了,可是那符瑶郡主,连圣旨都下了,商颜星怔了他这个时候娶符瑶究竟是何意。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1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