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宠文?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各位看官大家好,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阅读这篇文章。很多人看完一本小说心里就会空落落的,不知道下一本看啥。今天就让老书迷小编继续给书迷们介绍好看的小说,喜欢的朋友记得点赞收藏,千万不要错过哦。不多说了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下吧!

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推荐三部古代言情小说,剧情新颖文笔了得,熬夜看都值!强烈安利

第一本:《腹黑王爷的万能邪妃》作者:两种永远

内容精选:

“你猜?”芷卉仍旧在笑,笑的夜睿殇也跟着笑起来,这王妃是怎么了,从来没见她这么笑过,她笑起来真好看!天地都为之变色!引得吃饭的也不吃饭了,傻愣愣的看着她!

芷卉为自己逗了他而开心。但是,还没有看到他更狼狈的样子,她是不甘心的,到时候逗得他走不动路了,大不了再牺牲下自己的五指姑娘,帮他卸火就是了。

“伙计,來两瓶好酒!”芷卉一边吃着菜一边吩咐,听说酒能乱性,等着自己把他灌醉,然后再来逗他,他一定会很听话,哈哈哈!

夜睿殇皱了皱眉头:“王妃,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喝酒误事!”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

夜睿殇突然站起来大吼一声:“这个女人是我的,谁再敢看,小心眼珠子!”

四下的目光才收了回去。

芷卉把两个杯子倒满,“生什么气呢?坐下!”不仅仅是这样,还坐到夜睿殇的旁边,方便倒酒,也方便计划实施。

喝了两杯,夜睿殇的脸就有点红,芷卉喝一小口,就灌他一大杯。“这不公平啊,王妃,你怎么喝那么一小点!”

“我是女人,你怎么能和女人比,你是男子汉,还是王爷!”

夜睿殇闭了口,心肝情愿的喝了下去。

这样子喝,夜睿殇一会儿就有点醉了,说话都开始不清楚了。“來,坐到这里来,我就喝!”夜睿殇霸气指着自己的腿。

“那有什么?”芷卉起身就坐到夜睿殇的腿上,夜睿殇“唉吆”一声,好像是坐到了他的小帐篷。

夜睿殇边咽下一口酒,边一只手伸进芷卉的衣领。芷卉使劲把他拉出来,“注意形象!”

夜睿殇一把抱起芷卉,踉踉跄跄朝着客房走去,芷卉使劲扒着他,这家伙一会儿别把她丢出去就行!有好几次都差一点!

夜睿殇随便的踹开一道门,把她丢到床上。

自己摇摇晃晃回身去关门。

芷卉看着他,真是有意思,都醉成这样了,还知道关门啊!

“王妃开始……表演吧!”夜睿殇靠在椅子上,大手一拍桌子。

芷卉很大方的解开衣服的系带,外衣,中衣,一件,一件丢到夜睿殇的身上,头上,夜睿殇笑呵呵接住那柔软带着体温的衣服,盯着芷卉的下一步动作。

“怎么样?还脱吗?”芷卉摸了摸若有若无的小内内,这样穿着会更迷人,直接站起来,一扭,一扭走过去,她的线条匀称的身体,一点也没有赘肉,圆润可爱。

她两手搭在他的肩上,扶着他的肩膀,在他的面前轻吹了口气,那饱满的地方几不可查的颤动了下,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散发着致命的魅惑!那洁白的的弧线,那圆润的线条,还有那清淡的香气,这还不算,芷卉手指放在夜睿殇的薄唇处,轻轻的画着。

“你………确定你能行?”

夜睿殇脸上掠过一丝狡猾,行不行,这要亲身体验了才知道!他一定要让这个不知深浅的女人尝到他的厉害!

从来都不笑的芷卉,绽开了笑脸,像一朵艳丽的昙花,惊艳而奢华!她注意到夜睿殇呼吸急促,失去定力的样子。

他手臂都在颤抖,他头涨,不,是浑身都涨的难受!然而,他还在强忍着什么?

“怎么样?恩?”芷卉自己都开始喜欢自己的身材了,看这美妙绝伦的线条,美术家见了绝对会泪奔,这家伙竟然还把持得住!芷卉轻吐了一口气,把手收回来。

“你去干什么?”失了柔软的触觉,夜睿殇急问。

“我啊,我去给你倒杯水,看你都变成猪肝了!”芷卉转身。

夜睿殇一把扯过她,捧住她小巧水嫩的俏脸,嘴巴一下子就堵了上去,拼命地索取!

椅子被他的过激动作差点碰倒。

这时候,“咚咚咚”外面响起敲门声,“快开门,先登记再住店!”

“滚开,否则的话,我让这里化为灰烬!”

外面的声音果然停止了。化为灰烬?就吹牛吧?芷卉暗笑。

马上,嘴巴又被堵住了,他的大掌揉捏着她的柔软,任意改变着形状,炽烈的吻在她身上,烙下点点粉红的花瓣!手慢慢的下滑,顺着她的光滑的肌肤,滑到了她的亵裤边缘,停住,眉目微阖,长长的睫毛微颤,那墨色的幽瞳闪着迷离的光晕,“现在,可以吗?……”

你们说,芷卉会不会答应尼,要不要答应尼?要不要看他们亲亲米,你们可是说话啊?

阅读链接:

戳一戳?「链接」?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宠文?

第二本:《御用女厨:农场修仙记》作者:寂寞春日

内容精选:

“宋师姐说的是,穆师叔那么英明的人,如何会喜欢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我倒是听说……”

凌成周神神秘秘的开口,话到一半又不说了。宋雨薇听头听他称赞自己的心上人,心里高兴几分。直呼听他话里有话,又不说出来。心中自然有几分焦急

“听说什么?”

宋雨薇立马问道,凌成周四处看了看,确认没人注意他们二人的谈话之后低声道。

“那凌潇潇也邪门的很,本来没有灵根之人,后来居然有了木灵根还能修炼。更是短短几年之间成了筑基修士,而她同穆师叔云师叔先后出去,之后两人回来都一下子从金丹期蹦到了元婴期。穆师叔更是直接飞到了元婴中期的修为。”

说道这里凌成周停顿了一下,故作高深

“我听我师尊说,这凌潇潇说不定身上有什么宝贝或者法术,能够快速提升人的修为。这才让穆师叔同意与她成为道侣。若真是这般的话,宋师姐您的机会就渺茫了啊!”

这话说到了宋雨薇的心坎上了,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居然运气那么好的能同元婴中期的修士有了婚约。若不是其中有什么隐情,就是真爱。很显然宋雨薇是不愿意相信,穆玄霄是真心喜欢凌潇潇的。

现在听凌成周这么一说,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除了这个理由还有什么是两人有婚约的原因呢。如果凌潇潇真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么她还真是争不过她。

对自己修炼一途有大帮助之人,不论是谁都不会放弃的。以前她还能靠着自己的父亲是元婴修士,可以多多帮助穆玄霄。可如今穆玄霄的修为直逼她父亲了,这种优势几乎就没了。

而凌潇潇可是能帮助穆玄霄一举从金丹期到元婴中期之人,这种诱惑有几人能经受的住。不过是个道侣的身份,大不了以后见着喜欢的收割妾侍就行了。与长生大道比起来这些还真不是事儿。

宋雨薇越想越觉得焦急,面上也显出来了。她倒是不去想如果凌潇潇真有这般的手段,为何不让自己修为尽快提升,或者是巴结上更高修为之人。盖因觉得一个人不好,就怎么都看不顺眼,觉得一个人好,那就是再厉害的人都比不上他。

“你可是有主意?说起来你的修为也不是很好,那凌潇潇说不定能帮你……”

宋雨薇看到凌成周,心中立马有了主意。至于如何帮,那就是他们说了算了。即使凌成周和凌潇潇不和素来有之又怎么样,有些时候有些手段可是人做出来的。凌潇潇同穆玄霄有婚约又如何,若是凌潇潇被发现同旁人有染,穆玄霄如何能忍。

要知道在修士之中,女修到底还是比之男修弱势。同样是风流传闻,男修三妻四妾皆可。可女修若是不检点就会被人说成是妖女,更别说什么婚约不婚约的了。

“我可不敢招惹她,倒是我师尊之前就对她感兴趣的很。”

凌成周并不确定凌潇潇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不管是怎么样的能耐,凌潇潇都不是他能驾驭得了的。更何况他这次出来可是带了任务的,吕长老在那里看着呢。如果他没办成这事,还动了不该动的念头,别说长生大道了,小命都保不住了。

“哦,吕长老还真是慧眼呢。能攀上吕长老这般的化神期大能,这凌潇潇也算是有福分了。”

宋雨薇若是刚开始还不明白凌成周的用意,此时再不明白就是傻了。不过就算是被人算计了又如何,与她无碍又能除了一个自己讨厌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让凌潇潇一个花季少女,被一个如今老态龙钟之人欺辱,只要一想起这个宋雨薇句觉得高兴。这也算报复的一种了,两人密谋一番。若是凌潇潇死在了魔族手中,自然此时作罢,可若是凌潇潇或者回来,他们的计划就会开始实施。凌潇潇还不知道,自己回来将会面对的是什么。

此时她正在一个地宫之中,看着面前人提出的要求正想着怎么办呢。

凌潇潇见自己在这个魔族面前连一招都抵挡不了,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而对方一路上很顺利的就将自己绑到了一个山庄之中。

从外头看,这个山庄就是普通人的山庄,并没有多少奇特的。但凌潇潇进入内部才发现,里头人还不少。见到绑自己的人的时候,都恭敬的跪下口称‘拜见魔君’。

得了,这下凌潇潇知道自己更没有机会逃走了。刚刚进来的拿一大片是魔花,凡是魔族居住的地方都会开遍这种花。

魔族使用的不是灵力而是魔力,而魔力是灵力被这种魔花浸染之后才会产生的力量。也就是说这片山庄压根没有多少灵力可以供凌潇潇使用。

而那些人能在这片山庄生活,自然不是修士而是魔族了。魔族的修仙等级与人类相似是有区分的。魔人、魔兵、魔士、魔将、魔君、魔王。其中他们的魔兵是筑基期、魔士则是凝脉期、而魔将则是金丹期。魔君则是元婴期到化神期,魔王只有大乘期才能被这么称呼。

他们称呼这个男人‘魔君’,能被称为魔君的修为起码在元婴期以上,就如同人类的真君一样,那是修为要达到元婴期以上才能有的称呼。

自己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在没有灵力的支持下,要对方元婴期修士那压根是不可能。她唯一能同魔君抗衡的恐怕就是落凡阵了,但不说落凡阵布置起来麻烦。就说布置落凡阵的灵石,自己要拿出来必定会有灵气溢出。

恐怕不过片刻这灵石就会被浸染,成为魔石。到时候自己一个灵气修真者自然没有办法了。但凌潇潇也不是一个会坐以待毙的人,她知道对方没有见面就杀自己。还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必然是有原因的,恐怕自己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现在要活命,可没心情管人家利用不利用自己,就怕没了利用价值小命不保。而凌潇潇的猜测很正确,那人到了正堂就自己上了主坐。之后更是说明了他绑凌潇潇回来的原因。

原因竟然是他不知道从那里弄了个飞升魔王洞府,可不怎么幸运的是,这个魔王居然特别喜欢摆弄阵法。魔王洞府前有一个高深的阵法,是归纳了魔族与人族阵法的规律而成的。

要进入这个洞府必须先破阵,而这个魔君自己本身对阵法确实有涉及,可据他自己所说。他涉及的更多的是魔族阵法,人族的阵法并不精通。

这次见凌潇潇不仅轻松化解了凝脉期的阵法,还将这阵法化为己用。故而看出凌潇潇必然对阵法颇有涉猎,这才抓了凌潇潇。

凌潇潇眉头微皱,总觉得有什么是她疏忽的。不过对方要自己去破阵,那么破阵之后呢?这阵法是必然要破的,不破的话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对方必然不会信自己。

可若是破的话,没破成功自然也是性命危矣,可破成功了不还是要死么。他们现在在幽州是琉璃宫的地盘,也就是说他们还没有离开人界到魔界去。

这魔君即使力量再强也要担心被人族发现,故而他在这里的人必然不会多。琉璃宫和望仙门素来交好,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的。她也相信自己的师兄师尊不会丢下自己不理,来救自己是迟早的事情。

那么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待救援,以及伺机寻找脱困的办法。至于空间,凌潇潇可没想这么早暴露,那可是自己唯一的保命法宝。

也不知那魔君是不是非常有把握自己逃脱不得,居然也没有收走自己身上的储物袋,还很放心的给自己安排了个房间。凌潇潇刚开始表现出来的是不怎么肯,那魔君再三威胁之后留下一句让自己好好考虑就离去了。

“我可以帮您,但您也说了那洞府的阵法,是结合了魔人两方的大阵。我想要多多研究魔族的阵法,这样才能互相结合从而能更好的帮到您不是吗?”

对方实力比自己深,凌潇潇想了一夜。第二天就让人通报了魔君,自己要见他。见面之后凌潇潇就立马提出了这件事情。以退为进,而且要研究魔族的阵法,一来可以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二来则是能够让自己多学习一些阵法知识。

凌潇潇觉得反正都来一趟了,自然不能让自己太吃亏不是。再说了万变不离其宗,自己既然出来历练又被魔族之人抓来。

如今更是那么巧的碰到了阵法之事,说不得这也是自己的机缘。能够接触到不一样的阵法,对于自己这么一个阵修而言,也算得上的一种机会了。

“好,不过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研究透。给你七日时间,我带你去阵法室学多少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若是最后你浪费了我的时间,那可别怪我要你的性命了!”

阅读链接:

戳一戳?「链接」?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宠文?

第三本:《天若有情∶夕阳离歌》作者:花公子

内容精选:

空荡的只留下那动感劲暴的dJ音乐,孤寂的跳动那疯狂的血夜旋律!

然而,这群刚刚甜血的野兽并没有因为敌人的死亡而失去野性。而是慢慢的,嘴角全部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

森寒的目光同时盯向那空洞的楼梯口,在一阵喧哗声中,多达五十名挥舞着大砍刀的汉子吼叫着冲了出来。

可原本张狂的他们刚一下来,眼前的情景空中的腥气令他们浑身一个哆嗦,有的人可能刚刚正在宵夜,此时此刻一见这种情景呕的一声完全吐了出来。

“兄弟什么人,我青虎帮可曾招惹过贵方。”一个留有光头脖子上挂着手指粗细金链子的汉子极力控制自己几欲暴裂的怒气,双手紧握,长长的指甲深深的扎进肉里。

地上的那些双目圆瞪的死尸或者碎肉可是自己的兄弟啊,自己的兄弟啊!!!!

释迦牟尼,我靠你祖宗!

张松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青虎帮现任帮主高俊伟”?

“正是我高俊伟,不知青虎帮何时招惹过贵方,竟然如此血腥的屠杀我的兄弟,到底,我们有什么血海深仇。”

“呵呵,仇,那是以前的。今天来此,事实上是有事想要麻烦一下你们青虎帮。”

高俊伟咬牙切齿的嘶声道:“请!说!”

“我一个兄弟打算不久后成立一个帮派叫做中华门,若是成立的话,不过是个小帮小派,没有什么名气。所以需要借你们青虎帮某样东西一用,为他的无极门的崛起铺路,不知你们借还是不借。”

“你算个什么东西,借东西还杀人,你他……”高俊伟身边一个人脸色一怒,指着张松破口大骂。

高俊伟却一挥手,制止了他。盯着张松道:“兄弟想借什么?只要我青虎帮有的,我们或许可以商量。”

“呵呵,哈哈哈……”张松连同身后的苏翔等人都是低声的狞笑起来。

“要你们青虎帮所有人命!”话音一落,张松双脚猛踏大地如离弦之箭般怒射而出,右手蜷曲成爪,整个右臂在一阵旋动之中带着一股猛烈地煞气锐利的杀气狠狠扣向高俊伟。看着眼中骤然放大的利爪,高俊伟心脏狠狠一抽搐,好快!

来不及多想什么,也算是身为一地霸主的他,反应还算是可以。在这危急时刻,来不及多想的他快架起双臂,交叉脸前!

“砰,咔!”张松那带着一股锐利旋风的右爪在距离他交叉双臂前几厘米的时候猛的握紧,如一记铁锤般狠狠砸中那血肉双臂。原本挺直的双臂刹那间出现一个诡异的凹弧,而高俊伟则惨叫一声,如同遭到疾驰的卡车撞击一般直接抛到半空。

“砰!”带着一大蓬的鲜血,如同肉饼一般紧紧贴到墙壁之上,在停滞了足足三秒钟之后,在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一道显目的血痕,直直滑落下来。

“嘶……”五十多人浑身一个激灵,看着凄厉惨叫的老大,他们的大脑竟然一时间不知作何反应,就那么怔怔的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墙下的那人。

他们犯怔,张松等人可清醒着呢。

张松阴狠一笑,右手猛的下挥。

“杀!”众人齐声大吼,抽出藏在后背上的唐刀,带着犹如实质的杀气回到冲进人群。

猛地一惊,慌乱之中反应过来的他们来不及多想,架刀迎战。

刚一交手,众人在他们眼中神乎其神如同杂耍一般的刀法令他们只觉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作何反应的大脑就已经停止了思考。

“噗噗噗……”长刀入体的沉闷声音立时成了整个夜总会的主旋律,疯狂无情的众人丝毫不知何为怜悯,何为人命为贵。经历过无数炼狱式折磨的他们已经完全背离人类道德,他们是一群嗜血狂魔,他们是一群疯狂的杀手,他们是一群忠义的猎犬。

天子所指,屠刀即至!

杀戮!他们此生唯一的生命旋律!血液!他们此生唯一的灵魂饮料!

对于身后那一声声的嘶吼一声声的惨叫一声声的求饶置若罔闻的张军,邪笑着走到咬牙嘶嘶呼气,痛苦的已经不能再吼的高俊伟面前。

手中的短刃慢慢划过高俊伟扭曲的脸庞,张军舔舔嘴角低声道:“很痛是吧。”

这种细细品尝血肉撕裂的痛苦就仿佛实在撕裂他的灵魂,这种难言的煎熬令他竟然奢望痛快死去!

“来来来,苏翔,帮帮高大帮主。”

苏翔右手轻轻一捻,不知之前藏在哪里的两把短刃瞬间出现在手中。冷冷一笑,对着高俊伟胡乱扑棱的两条腿就是两刀!

“噗噗!”看似轻巧实则刚猛的力度直接击碎高俊伟的双腿小腿骨,狠狠钉在墙上。

“啊~~~”仰头一声凄厉的嘶吼,高俊伟僵直在那,一动不能再动。

“你们到底是谁,我们青虎帮到底什么时候招惹到你们。为什么,为什么~~~”

“哼,为什么?青虎帮自成立以来,最主要生财之路来源哪里,你这个帮主会不知道?自你们成立青虎帮以来,总共诱骗强迫了多少无知少女,总共有多少少女被你们硬逼着被冠以公主的名号,你自己不清楚?你们这群杂碎迫害了多少可怜的女孩,你自己也不清楚?这是其一;其二,还记得前几日你秘密派人暗杀我大哥张飞吧?哼,以上随便指出哪一点,都足以要你们的命。因此,青虎帮,从今天起,除名了!”

张松不会审判,于是就把这个活交给了张军。在张军的示意下,苏翔的右手一轮,一柄狭长的手术刀带着一股劲风骤然刺进高俊伟右脸脸颊,在他惨叫之前猛的扣住他的嘴巴。这种活苏翔是手到擒来,想他在部队这么多年,哪种惨绝人寰的审问方式没见过。

在高俊伟的身上翻腾片刻,苏翔拿出一部时尚的商务手机,一番查找之后,在通话记录之中找到了一个名字——郑少华!

苏翔轻哼一声,将电话放到高俊伟左耳边。“给你一次机会,一次痛快去死的机会。”说话间,插入高俊伟右脸脸颊的手术刀开始缓慢有力的划动,那种撕裂的痛楚伴随着凉凉的甚至有种漏风的感觉令高俊伟几欲崩溃。

“我按下这个号码,你就开始向郑少华求救,务必让他以最快的度,带最多的小弟过来营救。听见了吗?”

苏翔冷冰冰的一句话令几乎痛的昏厥的高俊伟浑身一个激灵,瞪大双眼惊恐的看着苏翔。

苏翔冷硬的死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丝毫不理会高俊伟的惊怒之情。“机会只有一次,一旦失去了,就再也不会回来,半分钟时间。现在……开始。”

随着这声开始,苏翔轻轻按下了通话键。同时已经搁置与高俊伟右耳耳垂向平的手术刀猛的一旋,在高俊伟脑袋剧烈的颤抖中,向着右耳慢慢划去!

几秒钟之后,电话里传出一个粗狂的声音:“喂,哈哈,高老弟啊,找哥哥什么事?”随着这声音的出现,苏翔缓慢的速度骤然开始增加,站在一旁的周新民露出一个狰狞的邪笑,双手同时舞动四把短刀向着高俊伟慢慢走过来。

满眼惊恐的高俊伟浑身一个激灵,他再也顾不得其他,死亡已经是一种奢望,他已不想让这种奢望从自己嘴中溜走。

没有丝毫犹豫,高俊伟歇斯底里的带着哭腔嘶吼:“郑大哥,郑大哥,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我的地盘遭到其他黑帮的突袭,他们有两百多人,我自己在不夜城,我快顶不住了,郑大哥,求求你了,快来救我啊。只要你救了我这次,我把不夜城送给您,不,我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啊,求求您,求求您,快来啊~~~快啊~~~~~”

没等电话那头的郑少华回应,苏翔啪的一声合上手机。

高俊伟此时此刻已经满面的泪痕满脸的鲜血,身为一帮之主的他毫无形象的颤抖抽泣。哀求的目光盯着张军和张松,哆哆嗦嗦的抽泣道:“求求你,求求你们,给我个痛快,求求你们~~~~”

张军轻轻吸了口气,淡淡道:“下辈子别再混黑道了。”

苏翔手中唐刀一挥,瞬间刺穿他的心脏!

高俊伟身子微微一颤,哀求的眼神渐渐涣散变得灰白,脑袋耷拉下去。

章汉等人早已解决完战斗,从柜台中拿出大量的好酒闻着这浓浓的血腥气息享受似的喝着杯中美酒。

见苏翔解决完高俊伟,眼神一直都是那么狂傲的周新民,将唐刀往肩上一扛,向楼梯口右边的一个昏暗角落走去。

伸手抓住一条轻轻颤抖的腿,将一个“昏迷”的肥胖汉子轻松的拖了出来。

周新民哼笑一声:“原来晕了啊,跺条腿不知能不能醒过来。”

原本身子就轻轻颤抖,睫毛悄悄抖动的胖子浑身剧烈一颤。嗷儿的一声就坐了起来,扑倒周新民面前死死抱住周新民右腿,哭嚎道:“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我只是这里的老板,我不是黑社会,我什么都没看见啊。”

周新民眉毛一挑:“没看见?那可不行。”

胖子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改口道:“看到了,什么也都看到了。”

“哦?那你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呃……这个……”

阅读链接:

戳一戳?「链接」?解锁更多精彩内容

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超经典宠文?

亲爱的书迷们,这期的书籍推荐就结束喽,想看其他类别的小说欢迎留言,咱们下期继续!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2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