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长大了(睡前甜甜的小说)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萧箫,像这样坐着!知道吗?”程彧温热的左手抚在我的细腰上,另外一只手捏着我穿着jk裙裸露在外的大腿上,他站在我的双腿之间。

活了二十年,第一次有一个异性贴着我的耳朵讲话。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压迫感,第一次发现程彧,我从小到大的玩伴他不再是一个男孩了。

我坐在椅子上,靠着书桌,丝毫不敢动弹,大气不敢喘,害怕一喘气,快速跳动的心脏会从嘴里跑出来。

程彧站直身体,向外跨了一步,松开在我腰上的手,用双手将我的双腿并拢。

我乖巧的坐好,再也不敢像之前一样岔开腿坐着了,感觉心脏被悬起来了一样,无法形容。

平时在程彧面前,我都是嬉皮笑脸,做着最真实的自己。无论穿着裤子还是裙子,都喜欢腿岔开坐着,而且肆无忌惮,一点没有男女之防的概念。

刚开始他让我坐好,我还不知死活地挑衅他。

但是刚才,程彧的举动,让我内心一咯噔,瞬间明白了,他让我坐好的原因。

“明白了吗?”程彧坐在书桌的一侧,深邃的目光看着我。

我乖巧的应声点头,“明白了。”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在程彧的面前如此乖巧,在这之前的我都是张牙舞爪,不拘小节,丝毫没有把他当作异性看。

但其实我也只有在他面前,才能放得这么开,可以做真实的自己。

1.

我叫萧箫,今年20岁,舞蹈系大二的学生,我很社恐,很少和别人交流,除了宿舍的舍友,我几乎很少和别人有来往。

在其他同学的眼里,我就是一个高冷的系花,其实也就只有我本人和舍友知道我的性格,自然还有一个人就是程彧。

程彧也是大二,不过他是金融系的,在学校很少能碰到面,不过认识他的人很多,颜值高,身高高,智商高,从小到大走到哪里都是事件的中心。

在上课结束以后,大家都陆续的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舞蹈教室。

我跳舞一直很有天赋,跳舞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放松,很享受独自一人在舞蹈室跳舞的感觉。

跳着舞,突然就想起昨天程彧的手抚在我腰间的感觉,一阵酥麻的感觉从腰间传来。

匆匆地结束了舞步,抬头发现程彧双手交叉,靠在教室门边,看样子是站在那里很久了,他的眼里有着我看不懂的深邃一闪而过。

“你怎么来了啊?”我有点慌乱,怕自己刚才突然想到他的小心思泄露了,也是我自己作贼心虚,赶紧的就问话,打破了教室里有点暧昧的寂静。

同时这也是他在学校第一次来到舞蹈教室,我感到有些差异。

“来找你一起回家,司机在外面等着了,走吧!”程彧的声音隐约地有种压抑的感觉,说完话转身就迈步往外走。

突然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拿着外套就急忙地跟着他往外走。

2.

等我到了外面,发现他已经把西装外套脱下搭载手臂上了,领带也被扯开了一些,明明晚上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

“萧箫,把衣服穿好。”程彧的声音又哑又欲。

听着他说话我才想起来,着急着出来,我还穿着修身的舞蹈衣,可以清楚地看清我身体的轮廓起伏。

常年地舞蹈练习,使得我的身材很是匀称,还凸的凸,该翘的翘。

我不由得有些羞赧。

程彧把他的衣服递过来,我习惯性的接过,他靠近我,把我随手带着的外套给我穿上,近的我可以感受他凌乱灼热的呼吸,但速度很快的就离开了,似乎是在害怕我发现。

帮我披好外套,就拿走了自己的衣服。

“走吧,奶奶还在等着我们,现在时间也很晚了,我们得赶紧过去了。”

“好,那我们走吧。”程彧走在外侧,帮我挡着吹来的风,我直到现在才发现。

奶奶是程彧的奶奶,对我算是爱屋及乌。

奶奶很喜欢我的妈妈,在妈妈年轻时就像撮合我的妈妈和程彧的爸爸,可惜两个人都互相不来电,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今天是奶奶的七十大寿,她特地邀请了我们家。

程彧打开车门,我弯身进入车里的一瞬间,好像听到了手机拍照的快门声,大晚上的有点黑,可能也是我听错了。

“李叔,开车吧。”程彧话刚落下,车就已经起步了,李叔贴心的把前排和后排之间的隔离窗关起来,这样他也看不到我们后排的情况。

我环顾了一下,看到脚边有个礼盒,就轻车熟路的打开了。

“哇,程彧,礼服你已经给我准备好了呀,真漂亮,那我就换上了啊。”之前一直都是这样,但是今天晚上说出这句话之后,好像氛围有点不一样了。我说出口就后悔了。

我们两个人都怔住了,程彧先反应了过来。

“嗯,你换吧。”说完就背过了身,我硬着头皮开始换礼服,回到家换也是可以的,我这么急干嘛?真是骑虎难下啊。真头疼,还是换吧。

黑色的抹胸小礼服,腰间是半镂空的,我皮肤挺白,穿着显得更白,我挺喜欢。顺手把扎起来头发散了下来,不小心卡拉链里面去了。弄了半天没弄出来,习惯性得向程彧求救。

“程彧,把我拉下拉链呗,卡着了。”我背对着程彧,没发现他眼里流露出的惊艳和占有欲。

程彧后悔了,他不应该选这件礼服,他就应该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她莹白的细腰,精致的锁骨,优越的脖颈是属于他的,不该被别人看到好。

他抑制住想要触摸的双手,老实帮她把头发慢慢地取下来。

“好,头发卡的有点多,别着急。”程彧的声音带着平时少有的温柔和耐心。

他靠得很近,近得我可以感受到他身体的热度;

近得可以感受到他手指晃动,碰到我后背带来的痒意;

近得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落在我脖颈的温度。

我屏住呼吸,手指紧张地抓住裙摆,空气中充满着异常的安静与紧张。

“好了。”说完话,程彧松了一口气,怕自己控制不住吓到了她。

“谢谢。”我低声地道了谢,耳朵上的温度好像都升高了。

李叔的声音传来,提醒我们下车。

3.

进入酒店,人群络绎不绝,我挎着程彧的臂弯,朝人群的中心走去。

“奶奶,我带着萧箫来了,把你心心念念的人带来了。”程彧的几句话哄的奶奶喜笑颜开的。

“箫箫快过来,奶奶的心肝呀,怎么都瘦了啊!彧儿呀,在学校多照顾照顾箫箫,都瘦了,奶奶心疼。”我和奶奶的感情很好,知道她是心疼了,有一种瘦是奶奶觉得你瘦。

和奶奶聊了一会,看来的宾客越来越多,奶奶担心我在这里无聊,就让我去找程彧玩了,我父母出差,还没来得及赶回来。

就这一会儿程彧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就去程彧房间找他,对于我这个社恐来说,最不喜欢这些应酬的场面了,能溜当然就溜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应对不了社交。

而奶奶和叔叔阿姨就一直在应酬着前来祝寿,想着如何巴结程家的一群人。

密码打开了程彧的房门,没看到人影,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我就坐在床上,打开电视剧一边吃着薯片,一边美滋滋地看电视了。

声音放的挺大,没有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余光感觉右边有人影晃动,我就转过身看了过去。

“啊,程彧,你犯规,怎么不穿浴衣就出来了啊。”即使我嘴上说着程彧,可是他身材是真的很好,我眼睛都舍不得移开了。

我双手捂着眼睛,偷偷留着一条缝偷看他。

刚洗完澡的他,看着格外的清爽诱惑。

程彧都被我的样子逗笑了,一步一步的走近我,我一点一点的往后挪,忘记自己穿着礼服了,一个不小心后仰躺在了床上。

程彧两手撑在我身侧,靠得越来越近,这时电视里出来了声音。

是男主询问着女主:我可以……可以吻你吗?

女主没有回答,径直得吻了上去。亲吻的声音透着屏幕清晰地传了过来,清晰地可以听到水渍的声音。

程彧喉结动了一下,我心跳的可以打鼓了,没想到这么戏剧性的一幕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

可是我突然觉得他的喉结很性感,想亲吻他的喉结,感觉很好玩,完全不去想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我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我没敢这样做。

程彧不好意思地起了身,脚步有些急促地去了衣帽间,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哦,忘记说了,这家酒店是程家的,市里最顶级的酒店,黄金地段。

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地无措,感觉有点可爱。

而在衣帽间里,程彧正在懊恼着,仔细看可以看到他左侧的耳朵红红的,他原本是想逗箫箫,结果差点自己栽了。

程彧换好衣服就出来了,我们一起坐在床边看电视。

我们闭口不谈刚刚发生的事情,鉴于刚才发生的意外事件,我调到了别的频道,可是酒店的这个电视有点不上路子,是各式各样的爱情剧,好巧不巧的都是亲热的戏份。

尴尬地我脚趾都要抠出三室一厅了。

“哈哈哈,那个,有点晚了,明天还有课,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这么晚了。”程彧起身,拿起外套“走吧”

“哦,好!”我连忙起身,其实我就住在这附近,走几步就到了,程彧也是知道的。

今晚的程彧好像格外的不一样。

出了酒店,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有点冷,外套落在酒店忘记拿了。

程彧把自己的外套套在我身上,念叨了句“大马虎”就往前走了。

我气吼吼地在后面一蹦一跳地踩着他的影子泄愤。

程彧在前面听着我的声音,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宠溺地笑着。

寂静的天地间,月光温柔地洒在两个人的身上,营造着无声的浪漫。

4.

第二天我刚到学校,一些同学看着我的眼神奇奇怪怪的,我是脸上哪里没有洗干净吗?

“箫宝宝,你没事吧,网上那些流言你放心里,他们都是嫉妒你,嫉妒你漂亮跳舞又好,我才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呢!”我刚进宿舍,舍友贝贝就咋咋呼呼地跑过来安慰我。

“怎么了啊,搞得我一头雾水。来,贝贝先帮我看看,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我一脸懵圈。

“哎呀,没有,你没看呀,这校园贴吧上都骂的不可开支了,说你被富豪包养了,这有豪车接你的照片。”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看。”我平时都懒得关注校园网站贴吧这些东西。

“喏,你自己看。”贝贝把手机递了给我。

“这什么跟什么呀,不用管,这些人就凑热闹,一两天新鲜劲过去,自然事情就过去了,没事!”

网站上上传的照片,就是昨晚程彧接我回去上车的画面,程彧背着光没拍到正脸,我的脸清晰的呈现在照片里。

不得不说,这角度真会选,拍的还挺好看,不过估计看来我是得罪什么人了。

“贝贝,我饿了,走,食堂,吃饭去。”说到吃饭,贝贝这个小吃货,眼睛都放光了。

一路上贝贝还在我耳边碎碎念“你这心也真大,要是我,我可忍不了。”

终于到了食堂,这一路上明目张胆对我指指点点的人那么多。还有点不习惯,这些人真的是八卦。

在学校两年了,第一次那么多注目礼落在我身上,很是无奈。

“箫宝宝,你快看,之前追你的欧阳,他在贴吧说昨晚车边接你的是他。”贝贝趴在我耳边悄咪咪地说,我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他没事吧,就拒绝了他的追求,就这么脏我。”

欧阳景,富二代,最近在学校大张旗鼓的追求我,被我拒绝了。拒绝理由还是程彧教我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曹操曹操就到了。欧阳景出现了,走到我面前,故作亲昵的靠近我。

“箫箫,你说的有喜欢的人就是这个富豪吗?你被人非议他都没出来帮你说话,有什么好喜欢的。做我女朋友,我保护你啊!”欧阳景一脸得意倨傲地自顾自地发表着自己的言论。

“我谢谢你了,不用,让开,贝贝我们走。”我看都不想看他一眼,拉着贝贝就走。

欧阳景当众被甩开,心里很是气不过,愤恨地离开了食堂。

“等着吧,箫箫,总有你求我的那一天。哼”

这一整天我都悠哉悠哉的,只有贝贝干着急。

“没事~贝贝,事情估计明天就消散了,那个车也不值什么钱!就那样就能包养我,那也太简单了。我家车库也有这个车,一直没开都落灰了。”我家的财力也不错啊,只是我平时在学校低调而已。

“真的假的啊?”贝贝惊的嘴都能塞下两个鸡蛋了。

“真的,别着急上火了,洗洗睡吧!乖哈”我无奈地劝着贝贝,同时也在心里默默地感动着,一个无亲无故的人会对我那么关心。

“哼,吹什么牛,也不怕牛皮吹破了。”我们宿舍唯一一个和我不对盘的女生——慕亚,我们舞蹈系的第二,常年排在我后面的人。

“慕亚,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箫宝宝说什么我都信。”

“是真有吧!”贝贝跑到我身边低声的确定,也太可爱了吧这孩子。

“对,真的有,睡吧睡吧,明早还有课,别又要我掀你被子。”

终于,整个宿舍安静下来进入了梦乡,只有心怀鬼胎的人在黑夜里暗自行动着。

而自从前天晚上回家就没有去学校的程彧,完全不知道,学校发生的这一出闹剧,而他还是富豪本人。

没想到,第二天事情却愈演愈烈,发布者又上传了各式各样豪车接送我的照片。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3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