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那么什么什么是那么什么,什么是那么什么什么是那么什么造句?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喜欢阳光暖暖的午后,冬天终于隐匿了威严,春天像冒尖的青草,打量着世界的模样。我擦拭过停放在车棚里的那辆破旧摩托车,连踹几脚,打着火,加油门,骑车向五里地外的小村进发。

城市与乡村的距离,就是我和父母之间心的距离。自从搬进城里,乡下老屋里的父母就成了我最重的牵挂。每隔几日,我就利用单位午休的当口去看他们。

冬天天冷那些日子,母亲担心我骑摩托车冻着,不让我回去,因此我和他们都盼着冬去春来,那样我就可以经常回家看看了。其实也没什么事,哪怕说上几句话,坐上一会儿,父母也是高兴的,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快乐和满足。

还没进家门,那两只小狗听见我的车响,离挺远就开始向我亲昵地叫着,跑过来摇头摆尾迎接我。八十一岁的老父亲在园子里停下手中的活计,抬头望着门口的方向,看看是谁来了。一年之计在于春,父亲趁早收拾菜园子,搂起干枯的残枝败叶,平整菜畦和田垄,院子里呈现备耕的节奏。

老屋旧了,门窗油漆斑驳,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父亲放下手里的耙子,朝屋里喊着母亲:“你儿子回来了!”声音依旧如洪钟般响亮。母亲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刚刚穿好的针线,一脸的欣慰。

我把带来的水果和糕点放在箱盖上,母亲嗔怪说:“买这干啥,死贵死贵的,你可真敢花钱!”“哎呀,你们岁数大了,不要总攒钱了,得意啥就买点啥吃!我就怕你们舍不得,所以才买回来,我爸你俩不要舍不得吃。”我说。

老屋虽旧,但却很严实,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满屋的温暖。窗户沟上那两棵春节时被母亲裹上红纸条的粗壮大葱,长出了肥厚碧绿的叶子。另一个窗户沟上是母亲培植的白菜萝卜花,上面是一个白菜脑瓜,下面是挖了部分内瓤的红萝卜,白菜瓜正好坐在萝卜瓤内,灌上点清水,不出几日白菜萝卜一个向上、一个向下,长出嫩叶,抽出花穗,白菜花黄,萝卜花白,老屋也因此芳香四溢,春天被母亲早早地迎了进来。炕梢几块砖砌起来的方形小池子,是父亲的杰作,埋在湿润沙土里的地瓜苗早已郁郁葱葱了。旁边旧脸盆、破瓦罐,是母亲种下的黄瓜芽、窝瓜芽,还有茄子、西红柿、辣椒秧儿。嫩嫩的、弱弱的,矮小纤细的秧苗齐刷刷地冒出了头,两片子叶默默地享受着屋里的春光。

坐下来,母亲怕我不得劲儿,连忙拿过来枕头,一边让我倚在行李上,一边说:“你不总说腰疼吗?正好解解乏。这炕滚热滚热的,你躺这儿,好好烙烙腰!”父亲几年前耳朵就不好使了,戴着我给他买的助听器,也躺在炕头,听我和母亲说话。我大声地跟他说:“您听见了吗?”他指了指助听器,说:“有这玩意,听见了!”母亲和我唠嗑,没有主题,漫无目的,无非是屯子里谁家老人老了,谁家父子兄弟吵架了,谁又得病了,谁又去城里打工赚钱了等等,我静静地听着发生在小村里的家长里短,偶尔插上几句。

时间过得好快,要到点了,母亲帮我收拾要拿的东西,一棵大白菜、两个大萝卜,还有土豆、酸菜、咸菜疙瘩,一凑合就是满满一蛇皮袋子。我说:“不用拿那么多,过两天我还来呢!”母亲总是嫌我拿得少,我知道那里面盛的都是父母对儿女的爱,这种爱好沉好沉!

天真好啊,母亲说没风没浪的,阳光正好洒在院子里,春色怡然。声声雁鸣由远及近,我猛抬头,排成人字形的大雁正飞过我的头顶。天是那么蓝,春是那么暖,在父母期待的眼神里,我在想:有你们的春天是幸福的!(雷长江)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4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