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流氓什么意思,大流氓啥意思?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小的时候很少见到父亲,一直都是我和妈妈还有奶奶在一起过,每年三个重要节日爸爸会回来看望那奶,还会给我买很多玩具。我很惧怕爸爸,他的样子并不凶恶,可以说还有点帅气,1.75米的身高,白白净净的瓜子脸,寸头,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父亲对皮衣情有独钟,天气凉的的时候,他身上总是披着一件很色的皮大衣。

我是发自骨子里的怕,具体为什么那么怕他,我到现在也说不清楚。他和母亲又很大的不同,母亲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而父亲身上看不到一点农民的气息,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皮鞋一尘不染,这在农村真的很少见。母亲曾经对我说过,父亲在外面还有一个家,父亲娶她只是为了完成使命,那时候小不明白什么意思。

长大以后,我问过母亲,父亲这样的男人值得她依赖吗?母亲笑着摇了摇头说:没有你你奶奶我们全家就得饿死。姥姥姥爷在母亲十二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大舅带着五个孩子生活,可以说是艰难度日,经常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十五岁的时候,奶奶给了大舅500块钱,算是把母亲买到了我们家,大舅和二舅用这笔钱娶了老婆,家里的日子也好过了,所以母亲对父亲的行为,没有一点恨意,反而对奶奶有无限的感激。

家里所有的农活都是母亲一个人操持,那时候家里养了三匹马,母亲自己犁地,自己上山砍柴,一个收割庄稼,村里的人,在背地里说,母亲是个或寡妇,可是母亲从来没有在意过。

四岁那年过春节,三十晚上那天,已经快到了十二点了,父亲还没有回家,奶奶就拉着我的走,去村长家找,屋里当时有很多人,满屋子的烟气,围在几张桌子前面,很难看到那个是父亲,奶奶就站在门口喊道,老四(父亲行四)跟我回家吃饭,奶奶的嗓门很高,这一嗓子出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边,父亲从一张桌子上站起来说:妈!您怎么来了,我还有一圈牌就完事了,您先走我马上去追您,奶奶很霸气的说:我让你现在跟我回家。

随着两人的对话,人群自动闪开了一条通道,我看到父亲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很多的钱,有一块、五块、十块、很大一堆,原来他们在赌钱,现在想来估计那里有好几百块钱。父亲听完奶奶的。立刻把钱推到了中间说:不玩了,场子的规矩,不到圈我一分不拿,说完披上大衣扶着就奶奶往外走。我觉得父亲那天的,言语和动作实在是太帅了,那可是80年代,几百块钱能买多少东西啊,而父亲却潇洒的扔了出去,没有点魄力的人,真干不出来。

回去的路上奶奶一直在骂父亲,说他一年到头也在家待不了几天,好不容易回来,还不陪媳妇,天天在外面耍钱,不管奶奶怎么骂,父亲也不生气,只是不住的说:妈!我知道了,我错了,您消消气啊。

吃饭之前,先给爷爷上香,然后是给奶奶磕头,奶奶给红包,最后是我给父母磕头,然后父母在给我个红包,我记得那天,父亲打开了一个大皮箱,从里面拿出了两件衣服,意见是个奶奶的,另一件是个妈妈的,那是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看到大衣奶奶脸上的冷气,才逐渐的消散,慢慢的露出了笑脸,媳妇你穿上让妈看看。

妈妈很听奶奶的话,穿上那件黑色大衣,很漂亮,虽然母亲的脸被晒黑了,手也是粗糙的,可这些并不能掩示住她的俊俏,母亲在厨房煮饺子的时候哭了,我把这事小声地告诉了奶奶,老人家叹口气说:这都是我造的孽,把这么好的一个闺女,嫁给你爹这个不着调的玩应。

母亲很珍惜那件大衣,到现在还保留着,一直挂在衣柜里,我每次看到那件衣服,都会想到,如果母亲不嫁给父亲,那她是不是就能少受半辈子苦了呢,哎!时光不会倒转,青春也无法重来,也许这就是母亲的命吧。

上小学开始,我没有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穿着补丁罗卜丁的衣服,我的衣服、鞋子都是爸爸,买完托人捎回来的,兜里的零花钱也不断,大一点的孩子,看到我穿的好,吃的好就经常欺负我,那时候我胆子很小,他们每次都是连骂带吓的,把我口袋里钱给弄走了,我回去也不敢说。

第二学期开始,我就不敢在带钱了,只要母亲给我买一些吃的放书包里,可是那群坏孩子,连吃的也不放过,见我没钱,就每天把吃的东西抢走,那时候我开始厌学,非常讨厌学校,学习成绩也一直不怎么好。

三年级的时候,奶奶突然病了,母亲托人捎信把父亲找了回来,那次是我长这么大,父亲在家的时间最久一次,大约一个待了两个月,一直到奶奶病好利索了,才离开家。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天上学,父亲让我放学的时候去药店买药,所以就给我了10块钱,放学我去药店的时候,被那群孩子发现了,他们抢我的钱,我不肯给,就把我的鼻子打出血了,眼睛也打青了。

我硬着头皮回到了家里,父亲看到我这副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破口大骂,而是笑呵呵的说:你啊!完蛋跟你爹一点都不像,他一说这句话,我就想起来小时候,他每次回来抱我,我都会哭,他就骂说这不是他的种,然后在我脸上捏几下,父亲用井水帮我洗了洗脸,还不让我把这件事对奶奶和妈妈讲。

第二天上学,爸爸又给我十块钱,外加一根木棍,那条木棍比我的个子好高一些,父亲对我说:这钱是给你奶奶买药的,你要是我儿子,就把药买回来,钱要是再让人抢了,你也别回来了,我就当你没你这个儿子,如果一个男人连口袋里的钱,和自己的都保护不了,等你长大了怎么保护你奶奶和妈妈,我低着头怯生生的问:我也打不过他们怎么办啊?

父亲双手扶着我的头,让我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手里的木棍是干什么吃的,告诉你,他们再敢抢你的钱,你就给我打,打伤了爸爸出钱给他看病,打死了,爸爸替你去偿命,男人认可蹲监狱,也不然让人欺负了,我听了父亲的话,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目露凶光,狠狠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去学校了。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白天我想的可好的了,可一旦遇到那几个坏学生,我又变成那副怂样,他们打了我几下,就把我的钱给抢走了,我的眼睛里蹦出了泪花,爸爸早上的叮嘱,又在耳边响了起来。

我抓起木棍,扔下书包,像疯子一样追了上去,追上以后一棒子,就把那个拿钱的小子,打趴下了,他身边的几个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起向我扑了过来,我来不及多想了,只能闭上眼睛,到处乱打,乱抡,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我听到了杀猪般的嚎叫,别打了,他们都跑了,再打我就死我,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地上只有被打倒的那个坏孩子了,其他的都跑了,那个躺在地上的怀小子,满脸都是血,我当时非常害怕,拿回自己的钱,买完药一路小跑回了家。

刚到大门口,就看到爸爸坐在石堆上吸烟,见到我以后,乐呵呵的说:小子干的不错,以后谁在欺负你,就给我往死里打,我很好奇,我还没有说,父亲怎么知道,我打了人。看到我疑惑的眼神,父亲指了指我的手,然后笑呵呵的走进了院子,这时候我才发现,棍子一直握在手里,不过比早上要短了好多,我想可能是刚才打人时弄断的。这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一课,以暴制暴,暴力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当时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第二天爸爸没有让我去学校,我当时也没有问为什么,想着不去也挺好,还能在家玩一天,中午刚吃完饭,就听到有人在大门口喊我的名字,父亲笑着说:果然来了,他不让我们出去,但是我忍不住,再父亲走后,我还是挣脱了目前的手,偷偷的跑到房角那里,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我发现父亲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着一把菜刀,站在院子中间笑呵呵,对着外面喊道,都来了站在那里干啥,都进来吧。

不一会校长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其中就有抢我钱的那几个孩子,估计孩子的后面的应该是他们的父母,我担心爸爸打不过他们,就去柴堆拿了一块劈柴,等我回到墙角的手,发现完全不是,要动手的画面,父亲正指着校长的鼻子在骂。

我儿子被抢的时候,你屁都不放,现在来算后账了啊?你他么是不是认为我老四好欺负啊?说话的时候,手里的菜刀还不时得挥动一下,没动一下,那些人就往后退一点,校长一直陪着笑脸再解释,老四啊,你看我也不知道是你家啊,要是知道我能过来吗,孩子在学校上学你也不打个招呼,你这是看不起大哥啊,父亲根本不买他的账,依然挥动着菜刀在骂,牛建军你少特么跟我扯犊子,你别以为当个校长就了不起了,告诉你在我老四这里,你狗比不是。

这时候被打趴下那个孩子的家长,估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往前走了几步说:四个别骂了,我是老三啊,我们真的不知道是你儿子,要是早知道,也不能出这事啊,父亲仔细打量了对方几眼之后说:你是三小?对方不住的点头说:是我是我四个,您记性正好,好个屁,我是看到你脸上的麻子想起来的,都这么多年一点没少,听完父亲的话,我差点没笑出来,亲爹啊你就不能下嘴轻点啊?

你看你儿子这个怂样,这么大点就开始抢劫,你想在演出来一个你大哥啊?听完父亲的话,老三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过他还是陪着笑着说:四个你放心,回去以后我狠狠收拾他。怎么收拾怎么管,那是你自己的事,你不用跟我报告,要是没啥事你就回去吧,我这家里挺困难的,就不留你吃饭了,老三领着像粽子一眼的儿子走了,几个家长也想跟着溜出去。

父亲立刻喊住他们,往哪走啊?我话没说完呢,几个人无奈的转了回来,父亲看着人挥舞着菜刀说,告诉你们几个,这次是我儿子出手,如果在欺负我儿子,老子就带人把你们家烧了,听见了吗?见那几个家长没有说话,父亲又喊了一声,聋了啊,听没听见,几个人赶紧点头,父亲这才满意的说到:滚 滚、都给老子滚,校长敢要说话,父亲的菜刀一挥说到:你给老子滚,我儿在受欺负,老子第一个找你,说完扔下,木呆呆的校长一个人进屋了。奶奶病好以后,父亲就离开了,我们又过上了和从前一样的日子,母亲依然忙乎地里那点活,不过这次以后,一直到小学毕业,我再也没有受过欺负。

这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二课,能惹事,也能了事,敢作敢当。

中学要到镇里去上,因为距离太远,只好住校,学校的条件可想而知,我本想在校外租个房子,可母亲却要征求父亲的意见,最后我只好放弃了。

八个人一个宿舍,都是乡下的孩子,所以也没有什么陌生感,每天在学校食堂吃饭,那时候的饭菜真的很难吃,每天都是土豆、豆腐,还好爸爸的很多朋友都在镇上住,他们是不是的回来看看我,请我吃一顿。我也时在他们嘴里知道了,父亲是县城的大混混,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人家给他起个外号,叫拼命四郎。

其中有一个叫小峰的人给我的印象最深刻,因为他是开商店的,而且就在我们学校旁边,我经常去他那里买东西,他每次都不收钱,而且总是叫我去他家吃饭,刚开始我很是不好意思,后来小峰叔叔告诉我,你吃这点东西,比起你爸爸帮我的,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时间一场我也就习惯了。由于校外的混混经常找我,所以学校那些小流氓根本不敢欺负我,而且还经常巴结我,那时候我觉得当老大的感觉非常爽,直到发生了后来的事情,我才明白自己根本不够格。

那时候老师禁止学生出入三厅一室,(歌舞厅、录像厅、游戏厅,一室指的是,台球室)虽然有规定,可却没有人监督执行。住校的同学只要有点条件的,几乎放学就会往这些地方跑。我那时候喜欢玩台球,所以每天放学以后,就去爸爸朋友开的台球室去玩,不收钱还管饭。

有一天一个关系和我不错的同学对我说,他在游戏厅输了不少钱,想让我帮着要回来,我想着人家平时没少给我买吃的东西,还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要是这点事,都帮不上忙,那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了,所以答应他明天放学帮着去要。

第二天放学我就找到了小峰叔叔,他考虑了一会,很为难的答应了我的请求,让我回学校等消息,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峰叔交给我两百多块钱,说是那个同学输的,还跟我说,告诉那小子最近不要出校门,我刚要问为什么,峰叔已经离开了宿舍,我把钱但这很多人面,给了那个同学,赚来了一片叫好声,我那时候感觉自己好像飘起来了。

后来很多天,我都发现峰叔的店是关着门的,我以为去外地了,也就没有在意,直到父亲出现在我面前,我才知道是因为我的事,峰叔才不敢开门的。

爸爸那天骂了我一顿,然后就把我拉到峰叔的商店里,他们俩在一起说了一会话,随后就带着我走出了商店,我们直接来到了一家旅馆,父亲直接对服务员说:你去把三毛子给我叫出来,就说老四找他。这时候我才恍惚明白是怎么回事,三毛子也是本地的大流氓,在镇里有很多的生意,我听很多同学提到过他,有可能那家游戏厅就是他开的。

峰叔用暴力手段,把钱给要了回来,因此得罪了三毛子,所以就去找了父亲,在了解事情的真相以后,我发现事情与我猜测的有些出入,峰叔的确把三毛子的人给打了,还枪了店里的钱,他也知道得罪了三毛子的后果,所以就跑到县城躲了起来,无意间被父亲碰上,在父亲逼问之下,才把事情的讲了出来,这是后来父亲对我说的。

没等多久一个大胖子,就摇摇晃晃的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发现他一直用凶恶的眼神盯着峰叔,直到离父亲很近了,才转移了视线,他冷冷的问道:四哥今天来有事啊?

父亲看到他那张老脸,估计被也被气的够呛,我见他握了几次拳头,然后又松开,最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三毛子你他么拉着一张大驴脸给我看那?看来我是多余过来了。

听完父亲的话,三帽子立刻多云转晴,满脸笑容地说:四哥你想多了,这不是游戏厅被砸了闹心吗,快进来吧,有啥事咱们里面聊吧。

父亲也没客气,带着我和峰叔,直接向里面走去,走了大院有半分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大院子里,我真没想到,在那哥破破烂烂的旅店后面,还有这样的一番天地,父亲直接做到了太师椅上,然后点燃了一支烟.对着三毛子说:这事事小峰的错,起因是我儿子,所以今天来一是给你道个歉,二是,陪你钱,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你要是给我面子,就把钱收了,这件事就算完了,以后也不要找小峰的麻烦,你要是觉得不行……

父亲的被三毛子打断了,四个你别说了,你都亲自来了,我怕还能说什么呢,钱你拿回去,这件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父亲把钱推到了胖子面前说:错在小峰,所以这钱你必须收着,如果不收,那我就认为你没放下这件事。

胖子考虑了一会,拿起信封,从里里面抽出了一沓,都是十块的,我估计大约有几百块钱,剩下的又推到了父亲买年前,然后晃晃了手里的钱说:四哥,这些我收下,其他的你拿回去,这件事情到此结束,我绝对不会再提一句。

父亲拿回信封,站起来说:行老三既然你这么讲究,我老四也不能差事,今天叫上所有的朋友,我再惠宾楼请你吃饭。

胖子听完这句话,比拿到钱要高兴的多,他裂开大嘴笑呵呵的说:四哥,你这就见外了,到了这里我咋能让您请客呢,你这不是骂我吗?

随着父亲提出请客,我双方的称呼都有所改变,胖子更加客气了,胖子口中的你,也变成了您,我当时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后来峰叔跟我说:胖子也有很多的对手,父亲带上朋友请三毛子吃饭,就是把这群人推到了胖子那边,他当然又高兴的理由,我这才恍然大悟。

他们去吃饭了,我被赶回了学校,父亲第二天对我说:想当大哥可以,但是你的能扛事,如果不能自己立不起个来,就不要到处充当老大,那样会给别人舔很多麻烦。

这算是父亲给我上的第三课吧,从拿以后我再也没有管过别的事情。

高一刚开学二个月,父亲就让我休学了,原因是奶奶病了,他想让我在奶奶最后的这段时间里,多陪陪她。我回到家,奶奶已经不能下床了,每天的吃喝拉撒,只能在炕上完成,而伺候奶奶的只有母亲一个人,父亲要换她,她也不同意,母亲的眼睛每天都是红红的,我当时以为母亲是舍不得奶奶,所以才会每天哭。后来想想应该不是舍不得奶奶,而是因为母亲害怕,她非常害怕奶奶走了以后,父亲跟她离婚。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估计父亲很可能会那样做。

奶奶生病的那段时间,特别能吃,而且喜欢吃肉,母亲每天换着样的给奶奶做,吃的多就拉的多,母亲从来没有一句抱怨。怕奶奶长褥疮,她每天都要给老人擦几遍身子,炕也总是热乎乎的,24小时的陪伴,使母亲的体重骤减,奶奶病了三个月,母亲整整瘦了三十多斤。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刚刚睡着,就被父亲喊醒了,让我去陪着奶奶,他出去买西瓜,我好奇的问,这大晚上你去那里买西瓜啊?父亲说了你不用管,然后就走了。

那个年代水果流通很困难,我想不到那里能买到西瓜,后半夜的时候,我被母亲赶回了房间。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听到了哭声,我立刻跑了过去,我发现妈妈攥着奶奶的手在哭,奶奶的气息也非常微弱,就在这时,父亲抱着一个西瓜,跑了进来,他放下西瓜,走到了奶奶身边说:妈!我回来了,西瓜也买到了,您吃一口吧。(东北的冬天太冷了,父亲的耳朵和手,都被冻伤了,起了很多小泡,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年的冬天,父亲的手儿耳朵,还会复发)

听到父亲的声音,奶奶慢慢的转过头,看着父亲,嘴唇在蠕动,可是没有一点声音,之后她又费力的抬起手,指着母亲,父亲懂了奶奶的意思,他不住的点头说:妈!您放心吧1,我会照顾好他们母子的,奶奶晃了晃头,依然指着母亲,父亲仍然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不会以奶奶的放下了手,也断了最后一口气。

后来回忆这段的场景的时候,父亲对我说:他明白奶奶的意思,可是他不能答应,因为他已经和宋姨说好了,如果奶奶有一天离世了,他们就会去南方,他不能辜负宋姨,因为宋姨才是他最爱的女人,所以只能让奶奶带着遗憾走了。

奶奶走的时候已经87岁了,父亲不让我们哭,说这是喜丧,要乐乐呵呵的,家里来了很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村里的,还有一些父亲的朋友,小姑和大姑来了,大爷、二大爷、三大爷、都没有出现,父亲和小姑是奶奶亲生的,其他那几个孩子,都是爷爷的另一位妻子生的。

村里又停灵的习俗,还会找几个人守灵,白天是村里的乡亲,晚上只有父亲自己,他不让我们哭,可是他却每天都会趴在奶奶的尸体哭,有一天我实在好奇,就趴在门缝里面看,父亲正跪在地上给奶奶烧纸钱,烧完之后又给灯加了点油,然后就坐到了奶奶的尸体旁边。

拉着奶奶的手说:妈您走了,我给老大他们送信了,人家说太远,就不回来了,会在那边给您烧纸钱。您操了一辈子心,帮他们几个成家立业,结果换来了什么呢?你拘着我,不让我远走,逼着我娶媳妇,这些我都能答应您。可临终前指的那件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妈!对不起,我让您抱着遗憾走了,不是我不孝顺,宋惠已经等我十多年了,我不能在辜负人家了。

我的耳朵突然被人拉住了,我刚要喊,一只手又堵住了我的嘴,抬起头一看是妈妈,只见母亲双目含着泪水,对我晃了晃脑袋,然后就把我带回了房间,她只是用力的抱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泪水打湿了我的头发,我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七天很快过去了,父亲并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火花奶奶的尸体,而是选择了土葬,正在埋的时候,镇里的民政局来了人,父亲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他们待了不一会就走了。

父亲给奶奶烧完三七就走了,虽然母亲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但是我知道,父亲给那个女人走了,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恨爸爸的。

我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多赚钱,好好孝顺母亲。初二的时候,父亲突然出现在学校里,他告诉我,母亲在修房子的时候,从上面掉了下来,现在正在医院。

我疯了一样跑到医院,发现母亲躺在病床上,看到我来了,母亲笑着说没事,不小心摔了一下,过几天就好了,你快回去上课吧,我哭着问母亲到底发生了生什么事,可她说什么也不肯告诉我,那天在走廊里,我对父亲说了很多混账话,那是第一对父亲大吼,爸爸几次扬起了手,然后又缓缓的放下。

后来爸爸告诉我,他那天回去跟母亲商量离婚的事情,当时母亲正在房顶上,修理漏水的地方,听完他的话,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来,到医院一检查才知道,伤了脊椎,有可能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如果不是父亲后来告诉我,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

母亲住院的那段时间,都是父亲在伺候,那场景跟妈妈伺候奶奶一样,住了一个多月,父亲的朋友就建议让母亲回家疗养,因为该做的治疗都做了,剩下就是每天按时打吊瓶,如果一个月好不见好转,就需要到大医院去治疗。

也许这一切都是命,如果母亲不从房顶上掉下来,他们夫妻的缘分也就结束了,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回家又打了半个月的点滴,母亲还是无法起身,爸爸又找来了一个中医,那个老头建议父亲,立刻把母亲送市里到大医院,也许还有希望,如果再迟几天,这辈子就完了。

我记得当天父亲就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第二天二代母亲去市里,可是非常不凑巧,当天晚上就下起了大雪,整整下了一夜,早上起来开门都费劲,马路上积的雪,差不多有四十公分,别说通车了,就是走路都费劲。

可这些没有阻止父亲的脚步,他还是在马车上,在上面铺了几层厚厚的棉被,然后把母亲包裹的严严实实,抱上了马车,给我留了一些钱,就赶着马车奔了县城,父亲没让我跟着,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去的市里。

快到春节的时候,小姑把我接到了他们家,告诉我爸爸妈妈过年不回来了,我问母亲的怎么样了,小姑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我能从小姑的表情中感受到,母亲的病情并不乐观,我想去市里看望妈妈,小姑答应我过完年就去。

过年十五没等我去市里,父亲却先来到了小姑家,我问他妈妈怎样了,他只是说:等你去了就知道了,家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明天你就跟我回市里,以后就在那边上学,学校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

这就是我爸的性格,做事从来不拖泥带水,也不跟自救流后路,知道妈妈需要长期的康复治疗以后,他立刻把土地承包了出去,然后卖掉了农村的所有东西,包扣房子。

第二天我们回到了位于,市区的出租屋,那是一间仅有三十多平米的楼房,妈妈和一个女人正在聊天,那个女人就是宋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和妈妈比起来,她真的很漂亮,长得白白净净的,架着一副高度近视镜,身材很匀称,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就是父亲的情人。

母亲告诉我,这是她的朋友,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喊了一声宋姨,她夸了我几句,就穿上衣服走了,是父亲把她送下楼的,半个小时以后父亲回来了,手里还拎着菜,本来我想去做饭的,可被父亲拦住了,他让我陪着母亲说话。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做饭,他做饭的时候,和做事的风格一样,干脆麻利,半个多小,四菜一汤就好了。桌子放在了床边,父亲把妈妈服了起来,让她靠了床头,然后给母亲盛了一碗饭,就这样我们的就在这里安了家。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要带着妈妈,去对面的医院去做一个小时的康复治疗,半个小时的针灸,妈妈每皱一次眉,我对父亲的恨,也会增加一分,我没上学的那段时间,父亲每天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身上总是脏兮兮的,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问了也不说。我那时候很少给父亲好脸子,他也不在意,每天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开学的日子即将临近,我不知道要到那里去读书,父亲也不说,我以为他忘记了,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他,你不是说给我找好学校了吗?这眼看着开学了,你咋没动静了呢,他只是笑笑说:着什么急,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那时我不知道家里的经济已经枯竭了,母亲摔伤之前,父亲和宋姨,已经把手里所有的东西,都变现了,只等着父亲离完婚,他们就去南方发展,母亲从放上摔下来以后,父亲改变了主意,他把钱分成了两份,一份给宋姨,一份用来给母亲治病了,他也和宋姨正式提出了分手,我来市里的那天是第一次见到宋姨,也是父亲最后的道别。

搬到市区以后,父亲为了给妈妈治病,手里的钱已经用的七七八八了,现在我有要上学,可想父亲的压力有多少,他没有什么文化,也不能找稳定的工作,因为我上学以后,需要他来照顾母亲,可惜当时我不能理解父亲的苦楚。

开学的前一天,父亲终于把我带到了学校,办理完手续以后,交了学费,那是一大推零钱,也是那天我才发现,父亲原本白皙的手上,有了很多的伤痕和老茧。

半年之后母亲终于可以,拄着双拐下地活动了,那天父亲很高兴,做了好几个菜,还喝了半斤酒,那是一种袋装的酒,搬到市里以后,我是第一次爸爸喝酒。

母亲在慢慢的康复,我的时间也越来越紧,为了给我一个好的学习环境,父亲从新租了一个两居室,我那时候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学习上,根本没有想过的父亲的艰难。

功夫不负苦心人,我终于考上了外省的一所名校,那天爸爸妈妈都流泪了,父亲对着奶奶的灵位说:妈,你孙子考上大学了,这回您该高兴了吧,您要是或者该多好啊。母亲说:妈!老四虽然没有答应您,可是他按您说的做了,我身体也好了,您就放心吧。我只是给奶奶磕了三个头,什么也没有说。

时间一晃而是,大学四年我一直在忙碌中度过,假期没有回家,一直在做兼职,父亲虽然每年都会给我学费,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早点赚钱,每年春节我都会都给妈妈买很多东西,邮寄回去,从来没有给父亲买过任何礼物。

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我谈恋爱了,她是一位中学老师,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的,她就是我现在的老婆,两年之后我们决定结婚,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妈妈非常高兴,没过几天爸爸妈妈,就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七年没见过父母了,他们明显老了很多,特别是父亲,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他好像很怕我,一直不敢和我对眼神。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以为自己非常痛恨父亲,可当见面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早就不恨了。想和他亲近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之后就是双方家长见面,谈一些结婚的细节,都定好以后爸妈就走了,临山火车之前,妈妈给了我一个存折,说这是爸爸给我买房子用的,我本不想要,可是母亲哭着说,这是她和爸爸的心意,你要是不收,你爸爸会更难过。

我和女朋友的存款,加上双方父母的帮衬,我们用全款,买了一套小三居,我想以后把父母接到我身边生活,有一天装修公司给我打电话,让我去选衣柜,我到楼下的时候,一个工人正扛起一代沙子,要往楼上运,我突然愣住了,这一幕我似曾相识,高三的时候,我曾经见过父亲,也是用这样的方式,给别人运沙子。

这么多过去了,父亲是不是还在干,这样的活,他有六十多了吧,我已经忘记了父亲的年龄,我怎么能这么不孝呢。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感觉到老婆在跟我说话:老公你怎么了?

我没事。

你怎么哭了?

我摸了一把眼泪说;风大眯眼睛了(那天一点风都没有)明明知道我在说谎,老婆并没有拆穿)我希望房子快点装修完,早点把父母接过来,以后再也不能让父母吃苦了,他们这一辈子太不容易了。

2010年五月一号,我和老婆举行了婚礼,那天爸爸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候,头发染成了黑色,皮衣又回到了身上,唯一回不去的就手上的老茧,婚礼过后,我把自己的想法跟他们说了,老婆也再旁边挽留,可是他们依然倔强的走了。

2012年11月女儿出生,当闺女发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崩溃了,我终于体会到了,当父母的不容易。我想爸爸妈妈,他们给我买了房子,而自己却一直租房住,不管冷热,父亲都要是打零工。想到这里,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眼里流了出来,

我和老婆商量,等她出了月子,就把父母接来,以后和咱们一起生活,老婆也赞成我的想法,当时由于工作忙,一直没有抽出时间。

2013年的夏天,我请了三天假,开车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城市变化真的很大,很多地方我已经认不出来了,我到了市区以后才拨通母亲的电话,拿到了家庭住址,那是一座位郊区的小院,院子里住着十几户人家,爸妈的租的那间房不是很大,被母亲收拾的干干净净,我强忍着泪水问,我爸呢?

你爸去干活了,应该快回来了吧。

您给我爸打个电话,问他再哪呢?别说我回来了。

电话很快接通了,母亲用了免提,你在哪呢?

爸爸喘着粗气说:咋了又不好受了,(妈妈有高血压)在等一会,还有点沙子我扛完就回去。

我努力控制的眼泪,在听完这句话的时候,破防了,爸你在哪呢?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儿子回来了,你先陪你妈呆一会,我很快就回去啊。

你在哪呢?我大声的重复了一遍。父亲给了我一个地址。

我很快赶到了那边,那是一个新建的小区,我在六号楼下面,看到了父亲,泥水像面膜一样敷在了他的脸上,父亲抱起一代水泥放到了肩头,我几步跑了过去,也学着父亲的样子,扛起了一代水泥,跟随父亲的脚步上楼,父亲的步伐很快,我几乎小跑才能追上,到了五楼,我已经虚脱了,水泥掉在了门口的地上,听到声音的父亲,一回头看到了我,木呆呆的扛着一袋水泥,站在那里看着我,我爬了起来,帮着父亲把水泥放在了地上。

哭着说:爸爸对不起,儿子不孝顺,让您吃了这么多的苦。

父亲怯生生的问:你不恨爸爸了?

爸,我从来就没有恨过您,对不起爸爸,说完我就跪下了。

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颤抖着说:不恨就好。不恨就好,这些年我对你们母子有愧,你小的时候爸爸没陪过你,你妈妈也是因为爸爸才受的伤。

爸,您别说了,所以的事情都过去了,您跟我走吧,以后我给您养老,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爸爸把我扶了起来:抹了一把脸说:这孩子,这点苦不算什么,爸爸才六十多,还能干得动。等干不动了,爸爸就去找你,让你给我养老,现在还不到时候.

爸咱们不干了,现在回家。

那怎么行?你忘了爸爸小时候,跟你说过的话了,做事要有始有终,我已经答应了人家,怎么能半途而废呢,就就是中了五百万,咱们也的把沙子和水泥,给人家扛完。

这就是我的父亲,原则性极强,我天是我有生以来,最累的一天,25袋沙子15袋水泥,我只扛了三分之一,就已经累的动不了了,我真不知道父亲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第二天一早,我不顾父母的反对,坚决把家里出了钱以外的所有东西,都送给了邻居,之后带着父母回到了我所在的城市。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4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