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拦腰蛇,什么是拦腰蛇过一圈会死吗?

关注 金鼎学社 公众号,免费领取赚钱项目,添加客服微信:qiniu1001  备注:领取项目

我摇摇晃晃险些载倒,只能强忍疼痛,踩住死狼,怕它又被其他狼拖走。这个洞暂时堵住了,那些小一点儿的洞口,狼虽暂时进不来,但总是有狼爪伸进来乱抓。

由于空间狭小,不小心就会被抓伤。这时两个叔叔也不同程度的挂了彩,脚边的黑虎这时也是拼命的扑咬。很多的狼爪被它咬断,有的缩了出去,有的甚至被活生生的撕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短短的十来分钟,我们三人已累得通身是汗。时间仿佛过去半个世纪。

我的感觉更糟糕,由于伤势很重,汗水和血液混合着向外淌。伤口被汗水蛰得撕裂般疼痛,身体不自禁的颤抖着,豆大的汗珠常常模糊视线,有时精神都会出现片刻的恍惚。

疯狂的狼群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洞口越咬越大,而且似乎又加强了对门的进攻。门被咬抓得好像立即就要倒下来,我只好咬着牙用身体顶住。

我们依然不停地射击,狼在抢声中不断地倒下,又不断地扑上来。小木屋摇摇欲坠,已有五六个洞口狼能钻进来了。要不是脚下有黑虎,恐怕此刻我们已性命不保!

我们只能把死狼堵在洞口,勉强坚守,做困兽犹斗。这时我们腹背受敌,首尾难顾,不得不随时扣动扳机,无为的浪费一些子弹,我们完全绝望了!

就在我们将要玉石俱焚的时刻,突然,狼群安下来。急剧的撕咬生嘎然停止,我们正觉奇怪,以为那头狼见损失惨重,又在动用什么诡计,或者是杀身之祸就要临头之时。

忽然,两束灯光忽明忽暗的由远及近,伴随着隆隆的马达声,枪声大作,不停地扫向狼群。那村中仅有的一台农机车,从村子方向颠簸急驰而来。

狼群开始骚动起来。我们知道是村中的民兵赶来了,都不觉为之一振。看来死神与我们擦肩而过了!三人连忙把最后的子弹都塞进弹仓,慢慢地拔掉门上的插销,准备好与接应的民兵会合,做最后的对狼群的打击。

灯光近了,在车灯的照射下,群狼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处。车上车下近三十支半自动,如爆豆般响着,喷射的火舌,把暗淡的夜空都照亮了。

狼群顿时四散奔逃,但仍有不少在溃退中引弹身亡。我们见援军已到,立刻抖擞精神,一问冲出小木屋,把抢中仅剩的子弹洒向狼群。在打完最后一颗子弹后,我轰燃倒地,失去知觉!

带我悠悠醒来时,已经躺在家中的炕上。全家人还有很多乡亲都围在周围,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了焦急和关切。

黑虎就蹲坐在我头边的地上。见我醒来,从喉咙中发出盈盈的声音,似乎在向我表达着什么。眼中却充满了泪水。我爱抚地摸了摸它硕大的头,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又歪着头在我的手掌上,轻轻地蹭着脸。其动作就像一只家犬好久不见主人一样!

我的伤口都包扎好了,叔叔们的伤口也都处理过了。叔叔说我的腿伤很严重,被狼撕下一大块皮肉,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幸好没有伤到筋骨。

小妹跪坐在我身边,可能在我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哭,眼睛都哭肿了。见我醒来,高兴的泪水再一次流淌下来。

我伸手轻轻地帮她拭去脸上的泪珠,笑着对她说:“小妹,别哭,哥没事,哥命硬着呢!”叔叔说:“你昏迷时,彩蝶都担心死了,一直在哭,谁也劝不了!”

我用手紧紧地握着小妹的手,也不由得泪湿了眼眶。忽然灵光一闪问叔叔:“叔,那些狼怎么样了?那头狼王击毙了吗?”

叔叔笑着说:“打扫战场,时发现了一匹又老又瘦的母狼,一条前腿被打断了,肚腹上也挨了一枪。它就是那只狼王。按说它是可以逃走的,但它却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瞪着眼睛看着荷枪实弹的人们。最后,还是黑虎咬死了它。它没有抵抗,也没有屈服,死得很有尊严。可能那狼王是为这次的进攻失败而殉死,以此来承担对死去同类的罪责吧!”

我听了叔叔的叙述,不禁对那头母狼萌生了一种敬畏之情。虽然只是一只畜牲,但在失败后,勇敢地面对,而且不逃避责任,慷慨赴死的精神就是我们人类又有多少能够做到呢?

从那天以后,家人总是上顿肉下顿汤的给我补身子,小妹更是不分白昼守护着。起初几天,由于腿伤严重,下不了地,端屎端尿都是小妹。刚开始我还是很害羞,可小妹却显得比我要豪爽得多。

小妹小声调侃我,说我假正经,那天在溪边,怎么向一匹饿狼似的?弄得我关公长气垒,脸红脖子粗!

时间一长,我也就不再扭捏了。后来在小妹的口中,我得知那天夜里一共打死了八十七匹狼。可据在场的民兵说,当天能有近两百匹狼。那场景相当让人震撼,连村中老猎人都没见过。

大家都说,要不是那天你们在村外就发现狼群,让这么多狼进入村庄,那后果不堪设想。别说家禽家畜,就是人,也得有伤亡。这件事情已经报到县里去了,听说县领导准备通报表扬,尤其是我和两位叔叔,可能还会受到嘉奖。领导还要见一见我们的黑虎。

受到表扬,当然是好事儿。但那夜的惨烈情景一想起来,也不禁让人后怕。如果援军在晚到几分钟,恐怕我们就再也见不到次日的阳光了!

在小妹的精心呵护和家人无微不至的照料下,我的伤情日渐好转。眨眼间又过去十来天,我在别人的搀扶下,也能下地走动走动了…在小妹的精心呵护和家人无微不至的照料下,我的伤情日渐好转。眨眼间又过去十来天,我在别人的搀扶下,也能下地走动走动了。

今天的天气真好,我的心情也不错,就让小妹扶着我去外面走走。身边自然也少不了黑虎和小鹿。妹妹说,我在养伤期间,庄家已经成熟了,现在地里可热闹了!村民们都热火朝天的收割粮食呢!

我于是就让小妹扶着我到村边的高岗上,站在那儿能看到麦田收割的场面。顽皮的秋风谓过我们的脸庞,在阳光下奔向麦田,挑逗着一颗颗害羞滴垂的麦穗儿!

人们挥舞着镰刀,一个个笑逐颜开,收获着丰收的喜悦。家犬们也在田间地头打打闹闹,嬉戏追逐。孩子们也跟在大人们的后面,拾起散落的麦穗儿。

这是一派祥和而让人振奋的景象!农民辛苦了春夏两季,终于用辛勤的汗水浇灌出了丰硕的成果。很多人都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边唱着边干着。他那兴奋发至内心,又无遮无拦地表达出来。那繁荣的场面让人如痴如醉!

我们正在为丰收而喝彩,村支部书记气喘吁吁地跑来,脸上堆满了笑容,还不等到近前,就大声地嚷嚷起来:“小峰;彩蝶,好消息!好消息!”我问叔叔:“什么好消息,把您乐成这样?”

叔叔喘着粗气答道:“县里来信儿了,你和你叔,还有老许都立功授奖了!这次咱村的民兵和村委会也都被县里表彰,并且还要发奖状和锦。旗县领导还说,考虑你腿伤未好,行动不方便,过两天准备亲自到咱村,给你们开一个表彰大会,也顺便儿来视察一下秋丰的工作。你们说,这能不算是好消息吗?”

我和小妹听了,也为之一振,当然也跟着高兴,谁不愿意受表扬呢?更何况,这次是县领导亲自到场,那岂不是更感觉到荣光?

身边的黑虎仿佛也察觉到了主人的喜悦,吐着舌头,眯着双眼,蹲坐在腿旁,脸上也挂满了笑意。

我弯腰抚摸着它的大头,不无感触的对支书说:“叔,那天黑虎也是功不可没,要不是有它在,恐怕我们爷仨也坚持不到授兵的到来。算起来,黑虎已经救了我两次命了,也不知道县领导能不能考虑奖励一下黑虎?”

“侄儿小子,这事儿不用你操心,我们早就向县里如实反映了。县里说会考虑的,咱黑虎这两次表现不逊色牺牲的大龙。尤其是县领导听说是你养大的一匹狼时,还特意要亲眼见一见呢?”

我听了叔的话,心里觉得安稳了许多。黑虎虽然是一匹狼,但如果几次良好的表现都得不到认可,它虽然不懂,但我心里着实是过意不去的!

时光荏苒,转眼两天过去了。上午十点左右,大队的广播喇叭先发出几声吱啦声,接着村支书就在电台里喊到:“全体社员同志们注意了,全体老少爷们们注意了,今天县领导来我村开表彰大会,11点准时召开,希望所有村民届时到村委会广场参加,不要迟到,不要缺席!”

这时,我同爷爷奶奶,婶婶和小妹正在院中搓玉米,听到广播声,便放下手中的活计,动身去村委会。

由于我腿脚慢,所以只能慢鸟先飞了。在家人的伴随下,带着黑虎和小鹿一瘸一拐走了半个小时才到队部。

此刻,主席台上已有很多村里干部和骨干正在忙碌着。那台子还是我来时开欢迎会搭建的。只是上面挂着的标语换成:热烈欢迎上级领导到我村指导工作。

主席台上摆好了一排桌椅,桌上还端端正正地摆了十来个水杯,显得很隆重。我们刚到台前,村干部就喊了起来:“曲峰,你来得正好,刚才还准备去接你,怕你腿脚不方便,快上台入座吧!”

我一见台上没有其他人入座,就推脱说领导还没来呢,我哪能先做?“没关系,你是咱村的功臣,又是受伤的英雄,坐了便是,没人介意,谁能让带伤的英雄在这儿站着?”

我依然执拗地不肯入座。正在这时,村办公室门一开,前后走出五六个人,前面三个面生的,我料想可能是县领导。后面跟着村书记,大队队长和我叔叔。一个个笑容满面地向我走来。

为首的很远便伸出双手,乐呵呵地对我说:“你就是小曲吧?我是受全县人民的委托,来这看望并嘉奖我们的打狼英雄的!”

边说边紧紧握住了我的手。一旁的村书记对我介绍说:“曲峰,这位就是咱们县的石县长,一到就问你伤养的咋样?还让你叔详细的讲述了那晚人狼大战的经过。石县长对你的表现非常满意,还不断的夸奖哩!”我也紧紧的握着县长的手,激动地说:“县长,保护家园本就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虽然受点伤,但也值得了!那天要不是两位叔叔机警,再加上黑虎舍死忘生,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县长点头说:“经过我都知道了,但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勇敢坚强,还是我们全县人民应该学习的榜样。好了,我扶你上主席台,你站着不方便。”

于是,县长和叔叔一边一个把我扶上主席台入座,黑虎紧紧地跟在我身后。入座后,石县长问我说:“小曲,它就是你的黑虎吧?”

我答到是。县长又说:“真想不到我们自从打狼运动开始,今天打狼,明天打狼,可没想到这匹被你养大的狼,确与人友善,对主人如此忠心,真是难得啊!

我听说黑虎以前也在野猪的獠牙下救过你?”我点点头。县长伸手轻轻地拍了拍黑虎的大头,啧啧赞道:“真是匹好狼啊!”

大会开得既活跃又热烈,会上石县长热情洋溢的讲了话。又为我和两位叔叔颁发二等功证书,还着重的表扬了黑虎,并给他身上也披了一条二等功的彩带,全体民兵荣获三等功,村委会被通报表扬,前后忙活了一天,到傍晚才散会。自那天以后,我成了全村人眼里的热门人物。本来还是有一些人不怎么熟悉,这下好了,全村没有不认识我的,简直就是村里的明星。无论走到哪儿?看到的都是一张张笑脸,一声声亲切的呼唤。庄稼收割完,打谷场上更加忙碌热闹。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就约了另外三个好朋友,带着黑虎和小妹去田地里捉些蝗虫回来。

那东西用油炒一下很香,是下酒的好菜。我们不喝酒,唯独乐坏了爷爷。这个季节,庄稼收完以后,大地里也经常见到野鸡和野兔,我就和爷爷常去打几只,来丰富一下餐桌。

深秋时分,不单单庄稼成熟,山上的野核桃野榛子也都成熟了。尤其下过一场秋雨后,林中的蘑菇多采都采不过来,但由于离村较远,加上有野狼,人少是去不得的。

昨晚的秋雨淅淅沥沥下了大半宿。风吹得窗棂啪啦啦直响,一大早旭日东升,天空如洗,好一个秋高气爽的天气。

这时,每家的农活基本都干完了。闲来无事,也都想去山中采些山货回来。于是,就前街喊后街,大叔叫大婶儿的,人们聚在一起,提篮跨筐,熙熙攘攘的准备去采山货。

我和小妹当然也在人群之中。领着黑虎和小鹿,背着我心爱的步枪,昂首挺胸地走在人群前面。我回头看一眼,身后足有百余人,这场面蛮壮观的!

书记见大伙儿要上山,就对所有要去的民兵说:“都带上枪,人虽多,也不能掉以轻心,进山后大家不要走散,早去早回!”我们答应着,迤逦地离开村子,向野狼谷进发。叔叔和爷爷也在人群之中。叔叔对民兵们说:“入山后,所有民兵在人群外围,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千万不要因为人多势众就忽略了安保!”

民兵们异口同地答应。进入山谷以后,人们渐渐散开,顺山坡攀爬而上,进入密林,当我爬到半山坡时,正好经过去年捉黑虎的那个小山洞。

我以为黑虎早已不记得了。谁成想,当黑虎到了那洞口前,用鼻子使劲儿嗅了嗅,然后居然呜呜地叫了几声,似乎有所回忆或是表达!

我过去拍了拍它的大头,它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手心,还是略显迷惑和茫然。可能就在这一刻,唤醒了黑虎尘封已久的记忆,可这偏偏又被我忽略了!

乡亲们互相呼唤着,采摘着,个个笑逐颜开。说实话,我对采野蘑菇并不上心,因为我并不认识哪个有毒?哪种能吃?只是因为好奇贪玩才来的!所以,只是自顾自的走在人群前面。

再说,采摘山货有小妹和叔叔爷爷也就足够了。小鹿和黑虎在林间跑来跑去,相互追逐,我只顾提着枪在林中看有什么野味儿打一点儿。

因为听爷爷说,这山中有很多狍子,也容易打。据说在它跑时,你喊一声,它就会站着回头看你,因此,就给了你开抢的机会。

我问为什么它要站住?爷爷说可能它是为了看清发生了什么情况吧!我心里暗笑,不怪都叫它傻狍子,等你他妈看清命就没了。

所以,这次来,我就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弄一只回去?因为我要狩猎,自然就离人群远点。我正东张西望地寻找着,突然,从不远处的树根下跑出一只野兔。

见那野兔异常肥硕,看样子有十几斤重。窜出后,飞也是地向前方跑去。我一见心中自然高兴,哪能让它轻易逃脱?遂吆喝黑虎疾追,我也甩开两腿猛赶。

我的腿伤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已经痊愈了,只是因为缺少皮肉,留下一个很大的伤疤。野兔在前面跑,黑虎在后边撵,我也紧赶。

瞬间就跑出几百米。就在我追得兴起,眼前突然横卧着一根水桶粗细的枯树干。我一见,马上一脚踩踏一而过,在空中划了个完美的弧形落地。

也就在落地的瞬间,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感觉刚才踩的那根原木似乎动了一下。并不是那种硬物的受力滚动,而是肌肉伸缩的感觉。我立刻转身回来,到树干旁仔细端详,确实是一根树干不假,仍然躺在原处。我不觉得有些纳闷儿,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用枪口狠狠地怼了一下,不想那树干瞬间有了反应,而且迅速地游动起来。我一见立刻意识到那是什么?那是一条水桶粗的蟒蛇呀!我顿觉头皮发麻,血往上涌。我的天哪!这大家伙得活了多少年呢?正当我还低头看莽身时,就觉得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儿扑鼻而来。

抬头一看,我的妈呀!一个巨大的蛇头高高昂起,血红的蛇信一尺多长。口腔里喷着臭气,发出丝丝的声音,叫人了背脊发凉。两只蛇眼泛着恶毒的黄光,似乎能将人的魂魄摄走。

见此情景,差点把我吓瘫了!我知道,蛇身直立,蛇头后仰,那是进攻的姿态。现在我就处在巨蟒的身边,是缠是咬都是一招绝杀的,根本就没有机会逃啊!可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我也不是束手待毙的性格。再说,经过几次同狼和野猪搏斗,胆量还是涨了许多。我紧紧的盯着那对蛇眼,手却轻轻地抬起了枪,打开保险,拔到连发。

心想:狗日的龟孙儿,你要敢攻击我,我就先给你来个暴雨梨花,迎头痛击!可还不等我把枪口抬到位,怪蛇就提前发难了。如盆的大口,带着腥臭向我咬来。

我没法闪躲,只能就势向后倒去。不想身体虽然躲过,可枪身却被巨蛇咬住,横叼在口中。在这节骨眼上,枪是唯一可以保我性命的利器,我怎能放手?

便死死抱住枪身不放,蟒蛇也不知有没有咬到我,只是轻轻一提,便把我悬起五六米高。我抱着枪拼命想挣脱。可那蛇的力气太大了,嘴就像老虎钳子一样紧紧咬住枪身。

我被悬在半空不着地,也用不上力,只能像一片风中的树叶一样,任它摇来摆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关头,我眼角余光黑影一闪,原来是黑虎来了!它见我被吊在半空,顿时毛发皆乍,如猛虎般纵身跃起,直扑蛇头。我真不敢相信,黑虎居然能跳这么高!可能也是见我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一时的激劲吧!那蛇的注意力全在我身上,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猝不及防,竟然一下脱了口。我被重重地甩出十多米远,好在地上枯枝败叶有尺把厚,我也算是安全着陆。

这时,蟒蛇与黑虎已经扭打在一起,黑虎跳来闪去,也知道如果被这庞然大物缠住性命不保,所以东咬一口就跑开,西咬一下再躲闪。

怎奈那巨蟒的鳞片非常坚硬,黑虎的牙齿根本对它造不成伤害。黑虎似乎也觉察到这一点,所以也不急于求成。反到是左蹦在跳地戏耍蟒蛇。这种攻击方式简直就像西班牙斗牛。把那大蟒搞得更加气愤,更加暴燥。那蛇见缠也缠不着,咬也咬不到,干脆就发起疯来,抡起尾巴一顿狂扫。

刹那间,巨蛇身旁的树木被打得支离破碎。碗口粗的树木拦腰斩断,枯叶乱飞,尘土飞扬。我躲在树后,见大蛇发狂,怕伤了黑虎,忙唤它回来。见黑虎与蛇已不再纠缠,立刻对着蛇头就是一梭子。顿时把蛇头打得血花四溅。

我以为这一下基本就搞定了,想不到那怪蛇还真扛揍。居然探身一跃向我扑来,我慌忙向树后闪躲,那蛇一击落空,就势盘缠过来。我正庆幸躲过一击,却没料到巨蛇直接把我连同大树缠在一起。瞬间我只觉得胸口发闷,天旋地转,我虽闭住气,用力绷着身体,却依然觉得肌肉和骨骼在不断地被压缩。

颈部青筋暴起老高,嗓子直往外喷热气,眼睛外凸,大脑开始缺氧。意识也开始模糊。在失去意识的瞬间,我看见黑虎在拼命地撕咬着怪蛇,喉咙中还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哀嚎。

接着,我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开始逐渐消失,取代它们的是由远及近的各色光圈,又由近至远的散去……!

当我悠悠醒来时,我躺靠在彩蝶的怀里。小妹大颗大颗的泪珠,顺腮滑下洒落在我的脸上。周围是里三层外三层关切的目光。

我想抬手为小妹擦拭一下脸上的泪痕,确抬了两下,连胳膊都没举起来。浑身酸软无力,骨头都象脱节了一样。

于是,只能开口问道:“那蛇呢?打死了吗?”一旁的叔叔答到:“死了。乱枪打死的。今天要不是黑虎你就危险了。由于黑虎一直在扑咬蟒蛇,它才不能全力盘绕你,所以你才捡回一条性命。如果不是黑虎,别说是你,就算是头牛,也被勒死了!”

我在小妹怀中躺了良久,身体才逐渐恢复过来。只是稍一用力就有些头晕恶心。于是,大家弄了些树枝和野藤,做了个担架,把我放在上面抬着。

那死蛇,自然也不会浪费。剥了皮,把肉割成一段儿一段儿的,好带回村。那大蛇虽然死了,但看上去仍然很骇人。在人们剥蛇皮时,我看见了它的全貌。体粗如桶,有二十几米长,身上披着一层暗灰色的鳞甲,每片都有成人的巴掌大小。

爷爷说这蛇少说也有百岁开外了。众人收拾好蟒皮和蟒肉,一个个兴高采烈地往回走。这次意外遇见大蟒,虽险些丢了性命,但最终仍是有惊无险,大难不死,还得了几百斤的蛇肉,结果还是让人兴奋的!

回来的路上,小妹和黑虎一左一右走在担架两边。小鹿刚跟在黑虎的后面,不时地用鼻子拱一拱前面的黑虎。

回村后,全村每户都领到了一些蛇肉。这个功劳自然又安在我的头上。在村里人看来,我缕次犯险,都能死里逃生,是冥冥之中有神保护。

我却不这么认为,要不是每次危机时刻,都有黑虎舍命相救,我就算是只猫也早死多次了。所以,从那以后,我对黑虎更加疼爱。哪怕只有一口肉也留给它吃。黑虎自然也懂得主人对它的呵护,和我更加形影不离,亲密无间了。

我在家还是养了三四天,才彻底恢复过来。田间地头,大街小巷,又能看见我的身影了。入冬后,乡村迎来了第一场雪,可谁也没有料到,这场大雪如此猛烈!

当北风烟雪停后,连门都推不开了。雪后的清晨仿佛被白纱覆盖,村庄,田野,远山近水,掩去了旧时的面貌。在晨光的映照下,反射着耀眼的白光。

我不禁感叹到:万物竞穿素,气息净无尘。路人多驻足,把玩在掌心。云贵景虽美,怎及关东魂?天地浑一体,满目皆是银!我正兀自感慨。小妹从后面猛然一推,把我推倒在雪中,地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倒上去就像席梦思床垫一样松软。

我仰卧在雪地上,望着湛蓝的天空,看着浮云游走,忽然心头涌起一丝酸楚,又是一年了!转眼间,已两年多没看见过父母和哥姐了。 也不知他们现在是否安好?

家乡的雪也下得这么大吗?父母身体都好吗?虽然通过几次信,可心中的牵挂,写信真的能表达吗?就像我每次写信都是报喜不报忧。连腿上被狼咬去一块皮肉都瞒着不说,怕家人担心,他们给我写信的心情,不和我一样吗?想到此,不觉心头发紧,眼中含泪。小妹见我直挺挺躺在雪中不动,以为我是摔伤了。赶忙收敛了笑容,边扶我为人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儿。但眼中的泪水却在此刻背叛了我,懦弱的流淌出来!

平日里我是一个极其乐观积极向上,而又胆大妄为的毛头小子,前者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叫一声疼。可今天无故落泪,小妹见了自然手足无措。



游戏试玩赚钱,添加客服微信:709425133  备注:游戏试玩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709425133@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07774.com/5061.html